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家 > > 正文

乌克兰钢琴家 - 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简介

作者:garfield 来源:未知 浏览: 添加日期:2010-09-03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简介,德国血统(父亲)的乌克兰钢琴(前苏联钢琴家),被公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钢琴大师之一;他以极广的演奏范围,举重若轻的技术以及富有诗意的分句闻名,他的演奏曲目如同百科百书一样广,不管是视谱或背谱演出,都能弹出杰出且深刻的音符,令人赞赏的演奏技巧,与对各个作品深邃且独特的了解,使得他在录音或是现场音乐会上的每次演出都称得上是传奇。

  中文译名: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

  俄文名:Святослав Теофилович Рихтер

  英文译名:Sviatoslav Teofilovich Richter

  其他中文译名: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希特,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李希特

  出生日期:1915年3月20日

  逝世日期:1997年8月1日

  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的童年

  里赫特和尼娜里赫特生于乌克兰的日托米尔,在敖德萨长大。不同于一般的钢琴家,虽然他的父亲(一位管风琴家)教了他一些音乐的入门知识,但他基本上是自学成才。在还是少年时,里赫特就有了出众的视奏能力并经常参与当地的歌剧和芭蕾团体的活动。在法国梅斯莱庄园音乐节上,他发现并迷上了歌剧,这激情持续了他一生。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敖德萨音乐学院为歌剧排练伴奏。

  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的大学生涯

  1934年在敖德萨的一个技师俱乐部,里赫特开了他的第一场独奏音乐会,在三年之后他进入了莫斯科音乐学院开始正式学琴,学校没有让这位神童参加入学考试,因为他不可能通过。他与艾米尔·吉列尔斯一道师从海因里希·涅高兹,涅高兹说里赫特是他“盼了一辈子才盼来的天才学生”。1940年,当他还是一名学生时,便世界首演了普罗柯菲耶夫的第6号奏鸣曲,从此以后他的名字便与这位作曲家联系了起来。另一件在音乐学院时期著名的事是他不上政治必修课,结果在第一学期便被开除了两次。里赫特一直是苏联的政治局外人,也从来没有加入过共产党。

  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的终身伴侣女高音尼娜·多莲卡

  里赫特与明希指挥的波士顿交响乐团演出1945年,里赫特遇到了女高音尼娜·多莲卡,并作为伴奏与她合作演出了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和普罗柯菲耶夫的一些歌曲。“这是两位终身伴侣的第一次会面。里赫特和多莲卡终生相伴,但并未正式结婚。她的干练很好地平衡了里赫特冲动的个性。她为他把手表上好弦,提醒他日程安排,还负责管理他的工作事务”。

  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的巡回演出

  1949年他赢得斯大林奖,之后在东欧、中国举行了众多场巡回音乐会(里赫特曾来中国演出过,地点是上海,据说这是苏联政府首次批准里赫特出国演出,第一次出国演出就选择了中国,应该是苏联政府指定的吧;曹禺的女儿在写他父亲的回忆录中提到了这次演出,她写到父亲很喜欢听音乐,尤其喜欢肖邦,平时不修边幅,曹禺得知里赫特来华演出后,虽然票价很贵,但毫不吝啬买票带一家人去听,而且还穿上了西装,以表达对音乐家的敬意。后来,有报道说我国著名钢琴家殷成宗回国演出时找不到好钢琴,就拿里赫特当时用的钢琴演出,并且该琴成了他后来在中国演出的专用琴了)。

  里赫特首次引起西方世界的注意是通过20世纪50年代的录音。而直到1960年,他才被允许到美国进行巡回演出,结果一举造成了轰动,他在卡内基音乐厅开的多场音乐会,场场爆满。尽管如此,里赫特并不十分喜欢巡回演出。他习惯于不事先安排音乐会的日程,在最后的几年,他的音乐会通常在不知名的小音乐厅进行,有时还会关掉灯,只用一盏小灯照着钢琴。他在莫斯科去世之前仍在为将要进行的音乐会作准备。

  斯维亚托斯拉夫·特奥菲洛维奇·里赫特的个人作品简介

  里赫特(钢琴)/舒曼与舒伯特钢琴作品

  Sviatoslav Richter/Schubert & Schumann:Fantasiesetc.

  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里赫特:舒伯特《流浪者幻想曲》舒曼《C大调幻想曲》《蝴蝶》

  作曲家:舒曼,舒伯特

  演出者:李希特

  唱片公司:EMI

  系列:GreatArtistsofTheCentury世纪巨星系列

  音乐类型:古典音乐

  唱片编号:56296121

  发行日期:2004年10月15日

  钢琴: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特立独行、言简意赅、英雄式、内敛、抒情、超技同时还充满了谜样的色彩,史维亚托斯拉夫.李希特始终是史上演奏家中最伟大的一位。(英国乐评人BryceMorrison) 里赫特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钢琴家之一。他的弹奏有奇妙的能力,能够将一首庞大的乐曲浓缩在眼前,像是鸟瞰一样地将细节和整体结构都清楚地呈现在听者的面前,这种能力不能靠训练得来,而是作为一位天生音乐家所具有的才具。也正是这番才具让李希特在二十二岁才首度接受正规音乐教育后,就立刻被恩师纽豪斯慧眼看中,以不传其艺,只精练其原有才具的训练方式,让他得以与同门的吉列尔斯等人一起崛起于五零年代,成为二次战后冷战时期最为人传颂的传奇人物。

  因为有吉列尔斯在西方为他宣传「等你们见到李希特才知道」,又有一九五八年奥曼第率领费城管弦乐团前往苏联与他合作传出来的盛赞,让他很快成为当年最为音乐界渴望却无法实现的梦想钢琴家。这种期待沸腾了他到来时的掌声,让他在六零年代终于到西方演出后,一时之间票房飙高、演出不断,却也相形的加速蒸发了他的才具和体力,让他终于崩溃。李希特就这样在他的演奏生涯中多次起起伏伏,到晚年甚至讲出「问题在于我根本不喜欢自己」这样的话。

  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本片这两份经典录音分别完成于一九六一和六三年,是李希特演奏最精纯、最没有受到情绪和长年音乐厅煎熬,热情地面对钢琴的时期录下的,其中的蝴蝶一曲更是在六二年义大利音乐会现场的录音。这三首乐曲都是在换另一位钢琴家时,就可能让乐曲分崩离析、因为结构观不足而毁于一旦的浪漫音乐,也因此最能让人看到李希特那难以模仿的融巨观诠释与超技指法于一身的演奏身影。

  舒伯特的《C大调流浪者幻想曲》

  《C大调流浪者幻想曲》作于1822年。这首作品旋律,和声极为丰富,而且演奏难度相当大,舒伯特自己都不能演奏好,当时舒伯特为练习演奏此曲花了很大工夫,但都不能达到他满意的效果,于是愤怒地将乐谱扔在地上说:“我再也不演奏它了!!!”。美国一位教授写了《钢琴艺术300年》,里面给此曲的评价是:“具有名手演奏的特徵,具有协奏曲的特点”。确实,丰富的旋律与辉煌的音响效果使得此曲成为音乐会的常见曲目,刚才又简单统计了一下,PHILIPS出版的《20世纪伟大钢琴家系列》中,三分之一的唱片都有此曲,可见受欢迎程度。

  李赫特于1963年在录音室录制了这首《C大调流浪者幻想曲》,这也是李赫特留给人们惟一一个关于这个作品的录音,但这次的演录实在是太出色了,它使得后来的录音全部都黯然失色,所以各大唱片公司(特别是BBC,EMI)都竞相引用,大家如果看到标名有李赫特演奏的《C大调流浪者幻想曲》的唱片,就肯定是这次录音了。可放心购买。

  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作品随著几个有节奏敲击和弦的进行,流浪者昂首挺胸地进场了,同时第一乐章也开始了,这个乐章形象地描述流浪者的各种神态,时而自信,时而落魄,时而低著头默默前进,当这个乐章发展到高潮时,出现几个左手的八度连奏,这几个八度连奏难度十分大,而且必须全部有左手独自完成。一般钢琴家演奏到这里的时候为了避免技术上出现问题,往往都采用断奏的方法,而且每个八度的力度都不同,这样的演奏给人的感觉就是断断续续的,勉勉强强的。而李赫特的演奏十分流畅,好象是有两双手在弹这些八度,让人目登口呆,这还不算什麼呢!!!紧接著就是两只手的八度音阶交替进行,这里的难度就更大了,因为此时不仅两只手都要处理八度,而且两只手还要配合默契。而李赫特的演奏让人感觉就好象是有四只手在弹,不仅佩服他那无敌的技术!!! 第二乐章描述的是流浪者穷困潦倒,十分悲惨的一面,这个乐章选自舒伯特的同名歌曲,李赫特的演奏及其优美,让人冥想,中段会加入几个重音,李赫特轻重之间对比及其明显,这是李赫特的拿手好戏。

  第三,四乐章描述流浪者克服种种困难,充满自信,迎接未来的景象,李赫特的处理也是及其辉煌。

  总之,李赫特演录的这首作品,技术一流,处理一流,音色一流,录音一流。听过李赫特的演奏,想不出此曲还有另外跟高明的处理方法。

  舒曼《C大调幻想曲》

  这是舒曼在同克拉拉的同年完成的作品,在乐谱的扉页,作曲家引用了德国诗人施莱格尔的诗:穿过尘世缤纷梦境,聆听者在暗中,能听见那最细微的声音!这部作品充分表现了对爱人克拉拉的倾诉。第一乐章:透过层层障碍中对她忧郁与美丽的遥望,幻想在压抑中执拗穿行,这个乐章被李斯特评价为“超越尘世”的结尾哀叹美丽到极致。第三乐章则完全是Sviatoslav Teofilovich Richter 缠绵著对她心碎的祝福,这祝福中又有与她心相隔的悲伤。这种浓稠情感纠结,使幻想诞生了“童话般的声音”。

  舒曼《蝴蝶》

  舒曼的钢琴曲”蝴蝶”是一首浪漫主义音乐的代表作,旋律上奔放诡异,感情上也是浓郁激烈。写于舒曼20岁时,这部短小美丽的作品,揭示了他的作品基调:结合音乐与文字、诗与音乐的情感。舒曼本身有极高的文学造诣,除了艺术歌曲之外,其他音乐也常常流露出他结合文学与音乐的巧思。《蝴蝶》这部作品即是取材自Jean-PaulRichter的自传体小说中的一景,标题「蝴蝶」有双关的意味,一指真正的蝴蝶,另一个意义则是指狂欢节舞会上的蝴蝶面具(以此而言,封面插图选得相当贴切)。严格来说,这是一组由12段小品组成的钢琴曲,每段各有音色与情感的变化,虽然形式上沿用既有的圆舞曲形式,但是人们可以在最后一段听见舒曼的独特之处:渐弱的feminineending、一颗颗慢慢释放开来的音符,就像是描写舞会散场后,在黑暗中渐渐翩然消隐的蝴蝶。

  李赫特的演奏是1962年10月份在意大利(罗马,巴勒莫以及威尼斯)巡演时的现场演奏录音EMI收录。他毫不顾忌地把俄罗斯元素从一开始就放进了音乐。很难说李赫特的演奏中有什麼轻松或者是释放的感觉。他把节奏控制得比较慢,而留意把每一个细节都诠释得很清楚。这是一只带有俄罗斯那明亮忧伤的蝴蝶,虽然不是舒曼那只精神杂乱但还在偏偏起舞的小精灵,但也还是在舞蹈,只是步伐比较慢,色彩比较暗...但在音乐的后部,李赫特把他的想象力加进来了。蝴蝶逐渐变得欢快,那是一种超脱的欢快。李赫特历来善于把音域演奏得很宽广,留给听众极大的想象空间,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地域或者时空上的空间。不仔细聆听,是很难发现这一点的。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