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家 > > 正文

基辛简介—俄罗斯钢琴家(3)

作者:网络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2-05-09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传记2

 【星光璀璨】   叶甫根尼·基辛刚27岁,但大师的光环已降临在他头上,他不象他的同龄那样沉溺于青春的梦幻,他为音乐而生,并且看来注定要与音乐相伴终生。   1971年基辛出生在莫斯科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中,这是个生来就十分安静的孩子,没有给父母带来令人烦躁的啼闹。但是身为钢琴教师的母亲很快就发现,这孩子首先学会的是歌唱而不是语言,唯有音乐能使他得到满足。母亲当然希望他将来能成为一名职业钢琴家,不过这是一条充满艰辛的道路,又有多少人能顺利通过呢?最终母亲还是期望基辛能象他父亲那样,成为一名工程师。两岁多一点,基辛就把钢琴键盘当成了玩具,他那双小手几乎在琴键上生了根,津津有味地敲来敲去,那么高兴,那么专注,谁见了都会吃惊,从那以后,他的手指再也没有离开过键盘。在他看来,这是件十分有趣和容易做到的游戏,他天生能感受到很多东西,并不需要去理解什么,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已经足够了。6岁时,基辛进入当时俄罗斯著名的莫斯科格里申专科音乐学院学习,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启蒙老师安娜·帕夫罗芙娜。事实证明安娜并未看错人,她把她所有的期望与梦想都投入到了这孩子身上,从那时起,就一直在他身边。1991年她随他流亡纽约,4年后与基辛一家定居伦敦。毫无疑问,帕夫罗芙娜对基辛的影响是巨大的,但不是决定性的。这好比那些奥斯卡奖的得主们,在他们成功的后面,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耕耘者。除了帕夫罗芙娜,基辛还有一位比他大10岁弹钢琴的姐姐,但是基辛很少提及自己的母亲和这位弹钢琴的姐姐,他甚至认为母亲并未在钢琴上给了他多少帮助。这倒不是说基辛醉心于人们给他的神童之称,他认为他之所以坐在钢琴旁演奏,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一种不断从他心中涌出的冲动,是他的心在告诉他怎样演奏。与其他人不同的是,除了弗雷德里克·肖邦,在基辛心目中几乎没有什么偶像,这位感情细腻的钢琴家始终在基辛的心中有一种令人费解的亲合力,正是肖邦将他引向通往国际钢琴舞台的道路。13岁那年,他在莫斯科音乐学院音乐大厅演奏了肖邦的两部钢琴协奏曲,这是自本世纪初以来这两部协奏曲在此演奏所获得的最大成功,这次演出使得基辛从此登上国际乐坛,他的名气也开始传播开来。1985年他第一次出现在东柏林,随后是日本、西德、法国和英国。1988年,年迈的卡拉扬向他伸出了双手,他被邀参加了柏林爱乐当年举行的新年音乐会。第二年春天他去了萨尔茨堡,为卡拉扬的复活节音乐节助阵。两年后,基辛横渡大西洋,成功地在纽约举办了他在美国的首场音乐会,不久便与父母、姐姐和帕夫罗芙娜移居在这块新大陆上。基辛一家在纽约并未待多长时间,他母亲和那位始终不离开他的钢琴导师很快便厌烦了那里的生活,于是这一家子又打点行装,回到大西洋的另一边,在伦敦定居下来。对于这一点,基辛似乎不以为然,他对纽约并无恶感,在伦敦也感到非常自在,按他自己的说法,他会讲英语,在这两个国家他都不会遇到语言上的麻烦。更重要的是他是他们那个小圈子与外界联系的外交大使,而他的经理能够为他和他的家人弄到工作签证。在英国,他受到前保守党艺术委员会主席高里(Gowrie)爵士的大力帮助。在伦敦,市政厅财务官基辛勋爵发现自己与基辛一家有亲缘关系后,也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他在维多利亚大街为基辛一家物色了一套公寓,高大的威斯敏斯特天主教堂就座落在一旁,在它的阴影下,这个俄国小圈子对外界更是充满了神秘感。毫无疑问,基辛是这个家庭的主角,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明星,他在全世界不停地演出,他的唱片一张接一张地被卖出,听众为他的演奏感到痴迷,每次演出结束都闹嚷嚷地吵着要他再次出场,有时这种难堪的局面多达十四五次。当然这当中主要是年轻人,他们都把他看作是自己心目中的偶像。除此之外,音乐评论界也普遍认为,基辛的演奏是独一无二的,他将钢琴技艺融合到音乐灵感之中,他使你想起本世纪那些令人敬畏的钢琴泰斗们,诸如:霍罗维兹、里赫特、米开朗杰利、波利尼等。   不过,现实中的基辛却与上面提到的形象正好相反,要是你看着他用近似僵硬的步子走进圣詹姆斯宫的拱门,你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明星,他机械的动作,一头拖布般的卷发缺乏明星的生气,他的举止平庸而拘谨,说话慢条斯理,这与他宽广、生动自如的琴风形成鲜明的对比,他对肖邦、勃拉姆斯、拉赫曼尼诺夫、舒曼等浪漫派大师钢琴作品的诠释充满了激情,谁也无法理解这相互矛盾之间的联系。这就是基辛,在他漠然的外表后面,总是隐藏着神秘不可知的东西,就连他那弹钢琴的姐姐,也对她这位年轻弟弟的超人才华感到莫名其妙。   夜幕降临,各式各样的社交娱乐活动纷纷登场,而基辛却爱在这样的黄金时刻坐在圣詹姆斯宫饭店内接受采访,回答采访者们那些异想天开的提问,问题从他每天的训练时间一直到他的个人信仰,几乎无奇不有。最后还要他站在那儿,穿着他那件棕色的夹克,系着花领带,让摄影师摆弄好一阵子。这个时候的基辛看上去象个无所事事的人,一个毫无感情的人,然而在他内心却装着无边无际的音乐世界。我们还能要求他什么呢,他的音乐对公众来说已经足够了,而且对他来说也是同样如此。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