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学钢琴的那些事儿

作者:肥仔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0-10-01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仅以此纪念我那些逝去了的痛苦

  郑好同学与钢琴打交道已经一年又2个月了。

  一年前的那些日子,我和我的朋友们曾经无数次地强调,让孩子学什么都不要学钢琴,那太可怕了!怎么能不可怕?5岁的孩子一旦开始学钢琴,至少得有一个大人陪着吧?既然开始陪了,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吧?既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总得需要耐心吧?既然下定决心,耐心陪着,就得把时间贡献给孩子吧?时间贡献出去了,自己就没有那么随心所欲地看小说、上网、会朋友了......自己的生活就完全不属于自己了。我一直都认为,女人有了家庭以后,未必就要把一切都奉献给家庭和孩子,还是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这样的想法的确有一点自私。我承认,作为一个母亲,我不是可以为了孩子抛弃一切的那种。好在老郑也支持我的想法,另外,我们对郑好同学的耐力,也是信心不足。再说,一个5岁孩子的要求,多半只是一时兴起,不能当回事。关键一点,钢琴是什么样的孩子都能随便学的吗?郑好大部分随老郑,老郑的那个音乐细胞,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少得可怜。要是随我,随便学学也还是行的。

  于是,在这一思路的引导下,我们数次狠心地拒绝了郑好同学要学钢琴的要求。然而,很多事情并不能尽如我们打算的那样发展下去。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

  那天晚饭后,老郑带着郑好出去散步,回来后,这小妮子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妈妈,我报名了,报名学钢琴了。我很是意外,等待老郑的答案。他支走了好好,告诉我说刚才他俩经过琴行的时候,好好执意要进去看看,且进去后就不出来了,他为了暂时打发她,就和那里的老师假装给好好填了一份报名表格,然后告诉她要回家等老师通知后才能来上课。郑好同学的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接下来的10多天时间里,郑好似乎已经忘了这码事儿,该干嘛干嘛了。我们还暗自高兴,这妮子挺好打发的嘛。没想到,痛苦的事情接踵而来......

  一个周末,郑好问我:“妈妈,你有没有教钢琴的老师的电话?”“怎么了?”“你打个电话给老师问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钢琴课?我都填过表格,等了好久了。”

  我一时无语。原来,她的该干嘛干嘛是等待的一种方式。

  “妈妈,要不我们一起去问问老师吧。”她拉着我就要往外走。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无法说出任何拒绝的话。看着她那么认真而执着的样子,我承认我有些许感动,甚至为有这么一个小小年纪就能为了理想坚持不懈的女儿而感到自豪。

  到了琴行之后,和老师说明来意后,就领了教材开始上课了。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从她小小的手指尖发出来的“do”里有我无尽的悲哀和惆怅-----从此以后,我再也无法享受到每晚下班回家后的随意和惬意了。但是那一天,我的悲愤中也是满怀憧憬的,因为我仿佛看到了我长发飘飘、恬静美好的女儿在一个温暖的午后,坐在钢琴边,一首《少女的祈祷》让坐在摇椅上的我平静而安宁......

  我的这个美梦很快就被痛苦的陪练给击得粉碎。5岁的孩子,对一样新事物的热情过后便是厌倦。同样的一个音练7天,的确考验人的耐性。第三个星期,郑好因为老师的一句“这个手型不对”,完全崩溃,眼泪那是少不了的,拉着我的手要回家,说:“妈妈,我不学了,以后都不学了。”我深深地觉得,我之前的自豪感,简直太可笑。那段时间,只要学琴练琴一遇到困难她就眼泪哗哗地。我每次都得忽视她的眼泪,强压怒火,温和地做她的思想工作,告诉她每个人都不是天生什么都会的,不会的东西,好好学好好练就会了。再不行,把我惹急了,狂风暴雨,一顿脾气。这时候,她就边抹眼泪边弹琴。有一次,这样的情景被我妈看到了,她心疼得不行,对着我就是一顿炮轰“作孽啊,这么小的孩子,弹什么琴嘛。你想学自己去学嘛,干嘛折腾她呀”。我呛得无话可说。究竟是谁折腾谁啊这是。更有甚者,我妈因为心疼,还在好好上钢琴课的时候跑过来看她,刚好遇到她在抹眼泪,于是又把我臭骂了一顿:“说了别学你还让她学,你看,都把孩子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因为考虑到她年龄的问题,老师一节课安排的条数一般是2-3条新曲教学,别的孩子一般在40分钟的时间左右就已经一口气完成回课和新曲教学,而给郑好上课则需要把一节课分成3节课来上。好在,给好好上课的李老师超级有耐心,如果是我老早摔东西让家长带着孩子走人了。这以后,哭鼻子,不上课,成了好好在学钢琴时遇到困难时的“必修课”。我也在这种折磨中几近崩溃,并在折磨中考虑这样的学习有没有意义,要不要继续这样的学习。那段日子里,只要遇上有朋友同事说要送孩子学钢琴的,必定是极力劝阻,细数个中痛苦。

  然而,日子就在我的不间断的痛苦中悄然流逝。随着我的痛苦一起流逝的还有我之前的彷徨犹豫,暮然间,我发现再陪郑好上课我不痛苦了,而我的郑好也不会因为老师的一句批评而哭鼻子,而是勇敢地说“恩,我知道了”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习惯成自然?和老郑说起这些的时候,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样的学习对郑好同学的受挫力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因为之前,我们一直奉行表扬教育,无论她做了什么,只要不是坏事,我们都是可劲儿地表扬,生怕她对人生的种种缺乏积极性。在幼儿园,她偏偏又是表现很好,把把拿“好孩子”的奖状,谁能说她不好呢?可是这样的后果就是让郑好同学觉得她就是最好的,批评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此,在钢琴课上的眼泪和崩溃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今,钢琴老师的批评让她知道了“好孩子”的上面还有“更好的孩子”,让她接受了批评是必须的道理。这样的结果,是我们都乐意看到的。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练习的曲子也越来越丰富了,这小妮子似乎也体会到了其中的成就感,会很自豪地跟人炫耀她在学钢琴。好听的曲子她会不断地弹,弹到我耳朵生茧为止。然而,惰性这东西根本就是个坏东西,让我开始厌倦了每天饭后陪练的生活,以致经常忘了陪她练琴,也让郑好同学时不时地在我忘记了的时候偷懒。

  去年下半年,郑好生病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正常上课,又赶上买了房子要装修,我就干脆把她学钢琴这回事儿搁到一边儿了。搬进新家以后,忙碌的工作和生活曾经让我一度忘记了郑好同学学琴这回事儿。直到有一天,我到以前的一位同事家里,她和我谈起了她那优秀的女儿,谈起了学钢琴的事儿,谈起了她陪练的痛苦,谈起了孩子学琴对她的考验。之前的那些波折和苦恼重又激活了我对好好学琴的记忆。我怎么能让自己白白痛苦那么些日子呢?我应该让那些痛苦的付出结出愉快的蓓蕾,这样才对得起好好的眼泪和我的煎熬嘛。而那个弹着《少女的祈祷》的美好的郑好又开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于是,回家和老郑一合计,一星期一节课,一节课80.00,一架练习琴10000.00多,还能承受,马上就去买了一架钢琴,正式把学琴纳入我们家的议事日程。从那以后,郑好的学琴开始常态化,正规化、生活化了。我经常告诉她,现在,回家之后练琴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不要和我说什么不弹琴之类的话了。遇到她耍赖偷懒,我就威逼利诱,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好歹算是坚持了下来。不得不承认,到目前为止,就好好学琴这事儿,我还是颇有成就感的。在我妈面前,还能理直气壮地说上一句“还好当初没听你的”。

  老郑同志在一次和朋友聊天时,提到:“当初决定买琴也没有打算郑好能坚持学琴,我是做了最坏的打算的,如果好好不学了,那琴就当是给陈薇买的高级玩具。”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爽快就答应买架钢琴往家里摆了。

  现在,郑好已经学完了小汤(二),开始学习小汤(三),一些简单的和弦弹起来还是蛮动听的。一些悠闲的午后,听着那美好的音符在她小小的指尖跳跃,和她一起弹唱愉快的歌曲,感觉还是可以的。不知道这以后的学习会怎样,但为了老了以后能坐在摇椅上听好好弹奏美好而安宁的生活,也为了我们的付出能开出一朵哪怕很小的花儿,我们必须坚持。

  还要特别感谢可爱的李老师和黄老师耐心细致的教学,也要感谢豆豆妈和馨雨妈的陪伴,痛并快乐着的陪练家长们,一起共勉吧。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