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我和钢琴

作者:肥仔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0-12-14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一直都想写这样一篇日志,写写我和钢琴之间的故事,今天,终于静下心来敲打键盘,我想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

  小的时候被妈妈拉着去画画,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就这样一直画一直画,我记得住在楼下的姐姐,家里有一架钢琴,每个晚上偷偷地听她弹琴,心里禁不住的窃喜。有一天她妈妈拉着我的手对我说,说我有一双弹钢琴的手。当时的我一定是太小了,不懂得什么叫做争取。扭过头坐上爸爸的自行车,背着画板去画画。

  再后来,楼下的姐姐搬走了,当然还有那架我没见过的钢琴。

  在我读幼师一年级的时候,我抱着借来的钢琴书第一次走进音乐楼,那是我第一次坐在一架钢琴旁,黑色的钢琴泛着寂寞的光芒,高雅,安静,绝望,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人不忍靠近。

  我热爱钢琴发出的每一个音符,我一遍遍的生疏的按下琴键,心里不知是苦是甜,关上琴房的门,静静的坐在琴椅上听隔壁房间传来的琴声。就像小的时候一样。

  总是逃课跑去音乐楼,总是不吃午饭跑去站位,总是放学不回家跑进琴房,打开琴盖静静的听别人弹,等到一层楼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敢小心的按下琴键。

  记得当时手里总拿着复读机,悄悄录下别人的曲子,关上门自己偷偷的听。

  都说我很有天赋,左右手总是轻轻松松就配合的很好,所以总会偷学到很多简单的曲子。

  “轻轻的蒙上你的眼,让你把眼泪擦干,”忘了这首歌的名字,可是我第一次完整弹下来的曲子。无法表达那份欣喜,下了晚自习的音乐楼很静很静,我一个人疯一样的奔跑在走廊里,五楼,四楼,三楼,二楼,我穿梭在每一层楼的每一间琴房,那一刻我拥有了整个世界。

  那一年的假期,我用自己挣来的钱交了学费,在一家琴行里学习钢琴,老师说我可以在琴行里练琴,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个孩子每一次从早练到晚,一动也不动。坐在钢琴旁的我是骄傲的,因为我真正凭借自己的力量得到了学琴的资格。没有人敢对我的决定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因为钱是我自己挣来的,这是最有力量的理由。

  像小的时候我期盼的那样,可以和别的孩子一样,我平静自然的像个公主一样摆弄着钢琴。

  可是这个已经让我忘记名字的老师,没有一点职业道德,把我一个人扔在琴行里扬长而去。

  不知道有一天当你无意看见这篇文章,会不会愧疚当年自己的行为,把我对钢琴梦想的所有所有期盼撕的粉碎。

  去乐音工作,是因为教室里那一架架黑色钢琴,我知道我离不开它,所以再辛苦,我也会坚持带完一届又一届的孩子。我跨区到这里工作,每早五点起床,来不及吃早饭转车来到学校,是想第一个打开门,在所有老师和孩子还没来的时候,静静的坐下来弹琴,很多时候下着大雪,等不到公交车的我固执的走到学校,伴着还没熄灭的路灯走了那么久,其实就只为早一点坐在钢琴旁。

  七点四十,第一个孩子走进学校,盖上琴盖,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终于,我考上了大学,意外的发现停放在综合楼里的一架黑色钢琴,和我在幼师里碰触到的钢琴一样冰冷美丽。我交了可笑的学费,跟着一个与我同年级的女孩子学习钢琴,第一首曲子名叫《盛夏的果实》。

  我讨厌教我钢琴的女孩子,有着与同龄人不相称的功利的心,用金钱衡量对钢琴的每一份热爱,我总是想,老天凭什么让她拥有一双会弹钢琴的手,在我看来,她根本不配拥有碰触钢琴的资格。

  可是我记得某一天的晚上,姐姐为我唱过这首歌,所以我固执的要学会它,在某一天的晚上,也弹给姐姐听。

  今后的每个晚上,总是一个人顶着风跑去弹琴,又要站在走廊里等很久,等到教室里没有人,才小心翼翼的进去。我始终拥有着藏在心底的愿望,所以回来的路再黑,我也不会害怕。

  每个假期回家,总是喜欢坐在购物中心的展厅里听别人弹琴,我忍不住的一步步走过去,不知道站在原地听了多久,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心里总是一阵落寞。

  接了第一份家教,捧着美术书走进这个陌生的家里,推开门第一眼望见的竟是一架黑色钢琴,女孩子拉着我的手走到钢琴旁,笑着问我,姐姐,你会弹钢琴么?我告诉她我从来没有碰触过钢琴。

  我心里太明白,钢琴永远都不属于我。

  进入大三之后发生了很多故事,其实生活里有太多的转瞬即逝,或许昨天还相互拥抱,今天就已各自天涯。我们可以亲密的手拉着手,也可以遥远的只剩下问候。

  仍然是每晚穿梭于通往综合楼的路上,总认为有一些伤口,会随着时间慢慢长好,有一些委屈也随着时间慢慢释然。然而伤痛却随着熟悉的旋律重新演绎,藏在心底的话并不是故意要去隐瞒,而是不愿再去呐喊。坐在琴椅上静静的听自己弹出的每一个音符,静静的回想曾经,静静的祝福心底里每一份疼痛的安详。

  这一次,这首曲子叫做《天空之城》,还是会想着有一天弹给姐姐听,可是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做得到。

  每一次弹琴回来,心里都抑制不住的幸福,可是昨晚,在我完整的弹下整首曲子时,心里突然特别难过。曲子一遍遍的弹得熟练,却一遍遍的听着刺耳,甚至厌恶由自己的手指弹出的每一个音符。

  它是我小心维护的梦,我疲倦地享受着这个无法靠近的光芒,真是太累了。

  有一天,让我忘记我曾经那么热爱过钢琴,连同着过往所有的人和事,都一并忘记。

  或许,童话已经结束,遗忘便是幸福。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