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燃烧的羽之彩——“钢琴宝贝”王羽佳

作者:肥仔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1-02-11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凤凰卫视2009年6月28日《大剧院 零距离——燃烧的羽之彩“钢琴宝贝”王羽佳》文字实录:

她与郎朗同是钢琴大师格拉夫曼的“掌上明珠”,她年纪轻轻就成为签约DG的三位华人音乐家之一。从在国内就是备受瞩目的天才琴童,到登上国际古典音乐界的舞台,22岁的王羽佳被誉为“震惊世界的乐坛黑马”。年轻的华人女孩如何得到众多国际音乐大师的认可?绚烂的光环下,她又将如何经营她与众不同的人生?

  解说:近来,有段女孩弹钢琴的视频在网上连创同类视频点击率之最。在视频中,女孩用超炫的弹奏技巧完美演绎了改编的炫技版莫扎特《土耳其进行曲》和齐夫拉版的《野蜂飞舞》,网友们称“她超凡的演奏技巧简直能令琴弦燃烧”。一时间,弹琴的女孩成了钢琴发烧友们谈论最多的话题,并赋予她“飞指钢琴手”的绰号,而这个女孩就是王羽佳。

王羽佳

  周瑛琦:大剧院摄制组初见王羽佳那天,是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王羽佳与某家媒体小读者的见面会上。那天的活动是下午两点,而王羽佳呢是提前了2个小时就抵达会场。她穿着一个黑色的紧身背心,然后外面罩了一件天蓝色的条纹衬衫,其实看起来呢就瘦瘦小小,跟邻家的女孩也没有什么区别。然而就是这个22岁的女孩,在今年的1月份,与世界上最大的古典唱片公司DeutscheGrammophon签约了,成为继郎朗、王健之后,第三位与DG签约的华人音乐家。

  解说:这是王羽佳首次在国家大剧院举办钢琴独奏音乐会。然而她与国家大剧院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半年前国家大剧院举办的“龙凤呈祥华人新春音乐会”。那次,她作为年轻一代乐坛新秀的代表,弹奏了《黄河协奏曲》,并以年轻的心赋予经典曲目以新的活力。

  王羽佳:就独奏音乐会里这是我第一场,而且在大剧院这个久闻大名的这个鸟蛋里演出,音乐厅,嗯,外国人都觉得特刮目相看这种,所以我就非常高兴也非常骄傲。

  解说:人们评论王羽佳驾驭钢琴的能力时,常常用到的词汇是“震撼人心”和“超世绝伦”。连一些苛刻的世界主流媒体也放下姿态,把赞美之词给予了这颗钢琴新星。《华盛顿邮报》将王羽佳在肯尼迪中心的独奏首演音乐会称之为“让人目瞪口呆”,《旧金山纪事报》也对王羽佳的音乐会大加赞赏,称“她的演奏就是一把衡量钢琴完美演绎的标尺,无与伦比”。

  王羽佳:这次演出的都是我演比较重量型的曲子,都是炫技性比较强的。上半场是一个很难的勃拉姆斯的帕格尼尼,就28个变奏曲在一个很有名的旋律上,所以说就对我就说技巧上比较难,对听众说也是一种挑战。因为就是说这么多变样在一个主题上,就是很容易吸引观众。

  解说:近两年王羽佳的音乐会大多都会选择弹奏“炫技性”的曲目。她喜欢以卷起旋风般的速度弹奏,使五光十色的音符宣泄而出。因此很多人也觉得王羽佳属于“炫技型”的演奏家。但王羽佳本人认为这不单单是因为自己年轻气盛,她认为在当今时代,“炫技性”的曲目往往对听众有更直接的吸引力。

  王羽佳:我说这场音乐会可能是大家听过音最多的一场音乐会,但是我希望还是给大家一种音乐的享受,不是说炫技的这种炫耀的感觉。

  周瑛琦:郎朗的成名是源于他那次著名的“救场”,而王羽佳在这方面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先后给阿格里奇和佩雷西亚救过场,而且呢都引起了震撼和轰动的效果。有人甚至因此称王羽佳是“救场钢琴家”。羽佳就说她准备了20多部的交响曲以备不时之需。就在一次次的“救场”过程当中,年轻的羽佳获得了一次次珍贵的锻炼机会,并逐步得到了国际古典音乐界的大师大团们的认可。

  解说:王羽佳是郎朗的同门师妹,这个话题也是王羽佳在被采访时经常被问到的。尽管王羽佳万分不愿意“郎朗师妹”成为媒体介绍她时的制式开头,但无法避免,她与郎朗有着共同的老师加里·格拉夫曼,并且同是这个钢琴大师的“掌上明珠”。

  王羽佳:我三月份是在费城试听,然后就记得,当时他们说一个星期以后你能知道怎么会结果。结果那天晚上,那个我未来的老师(格拉夫曼)就给我打了电话,说你考上了,你要跟我学。然后我9月份去上课以后,就跟我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因为我以为他是那种特高的人嘛,照片里,结果一看跟我差不多高。

  解说:格拉夫曼曾担任柯蒂斯音乐学院的院长长达11年之久,他的一些决定甚至影响包括郎朗在内诸多音乐家的星途。身为犹太人的格拉夫曼喜欢招收中国学生,除郎朗之外,单单王羽佳那一届,就一共有4个中国学生是他的关门弟子。

  王羽佳:他很对中国文化特有兴趣,他不光他自己那个家里布置就跟博物馆似的,全是中国古董,他也带我去博物馆看。然后他说他也喜欢中国,中国人,就是中国学生,然后中国音乐家他也很崇拜。而且他自己去西藏走过。就是我是一中国人,他去的中国地比我多得多。

  解说:格拉夫曼的身上集合了钢琴教育家、演奏家等诸多身份,他广泛地结识各方面的人脉,认识很多著名的指挥、经纪人。他在音乐上、更在事业上给予王羽佳强大的推动力。可以说格拉夫曼是开启王羽佳艺术生涯的一把钥匙。

  周广仁教授:他(格拉夫曼)就反对羽佳去参加国际比赛,他说你用不着,参加比赛的目的不是也是为了打开你的一条道路吗,是吧。你就通过演出慢慢就能行。所以他(格拉夫曼)给她介绍他的经纪人。

  解说:“中国迷”格拉夫曼把自己的经纪人介绍给王羽佳,这个经纪人也曾被格拉夫曼以同样的方式介绍给他的学生郎朗。也正是此举意味着格拉夫曼要为他的学生们,开辟一条不同以往的通往国际舞台的道路。

  周广仁教授:有了这个经纪人以后呢,那个人也比较谨慎,不是说一下子就派她到当摇钱树似的给她安排很多很多演出,不。他认为她还是在学习阶段安排一些演出,听起来并不是那么太重要的地方,不是很有名的那样的大演出积累经验。然后她前几年突然冒出来一个很难得的机遇吧,对吧,去替代了一下阿格里奇,阿格里奇这么有名的女钢琴家。

  解说:在短短的几年间,王羽佳的身影频繁穿梭于阿斯本音乐节、德国石荷州音乐节等世界著名音乐节当中,与之合作的都是像迪图瓦、阿巴多、祖克曼、马泽尔这样的殿堂级指挥大师。王羽佳还与波士顿交响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的世界顶级乐团合作,并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指挥大师阿巴多常说,王羽佳是继阿格里奇之后最杰出的女钢琴家。

  王羽佳:我现在手上起码有差不多有二十多快三十个协奏曲,就是所以他们随场什么时候叫我都可以上那种。但是协奏曲,还有重奏比较多,这种方面可能也是训练出来的吧。在外国、美国就是速度什么的都比较快这种,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拿曲子很快,而且就是说知道了以后就好像在我硬件儿里了,就再拿起来也很快,所以就愿意、也愿意叫我这种。但是这是前两年的事了,现在就有我自己的演出了,就不用救场了,但是是救场给我弄出名的。

  解说:从四岁就开始练琴,曾被誉为“天才琴童”的王羽佳度过怎样精彩的童年?14岁只身前往海外求学,年轻的她又经历过哪些艰辛?

  周瑛琦:在跟拍王羽佳的整个过程当中呢,羽佳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很深刻的印象,那就是无论她到哪,只要一见到钢琴,就会坐下去弹一首曲子,这好像是一种下意识的感觉。羽佳自己就说我是太喜欢钢琴了,所以呢虽然羽佳从小的学琴经历,跟很多的琴童大概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呢她从来不认为她因为练琴而失去了童年的生活,因为她的乐趣以及全部的生活就是钢琴。

  解说:王羽佳一出生时,家里就有一架钢琴,是王羽佳的妈妈嫁入王家,公公送给她。那是一架立式钢琴,王羽佳从小就把它当成玩具,没事儿就爬上去敲几下。羽佳学琴后,音乐学院的老师建议把琴换成三角钢琴,这还着实让这个工薪家庭为难了一番。

  王羽佳的妈妈翟杰明:(我们家)一间房子半间炕,然后那厨房是后接出来的那么一个小平房,现在我也在住那。其实王羽佳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然后屋子里一个立式钢琴,但是她从考级以后吧,音乐学院的老师就让她买三角琴啊,什么写这个鉴定的时候让她换琴,所以当时呢也买不起,老师们也想凑钱这样。但是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必须要买这个琴了,所以爸爸从朋友那借钱就把这个琴买下来,买下来这一个这个床,一个大三角琴,我们经常睡觉可能要睡在琴的底下。

  解说:王羽佳的爸爸是名打击乐手,妈妈是芭蕾舞演员,在王羽佳4岁半的时候,妈妈给她找了个启蒙老师正式开始学习钢琴。半年后王羽佳就尝试着去考了钢琴等级考试的一级,并且顺利通过,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之后短短两年内,王羽佳迅速从四级、五级跳级着考过了钢琴等级考试的八级。王羽佳六岁那年,启蒙老师把她送给了一直关注其发展的中央音乐学院的凌远教授。那时,凌远还是音乐学院附中的一名老师,音乐界大多称王羽佳从6岁开始学琴是从王羽佳正式拜凌远教授为师时开始算起的。

  凌远教授:她的启蒙老师罗征敏老师是我的很好的朋友,她就觉得这个孩子很好,很有乐感,而且很喜欢音乐,而且能力很强。她说我觉得她可以搞专业,因为我是专业附中的老师嘛,因为她很用心、又很热爱,这个我觉得在小孩里面很少碰见对吧,一般来讲都是妈妈在旁边逼的比较多,她呢就是说我刚才就说了,就说常常会不知不觉你一不留神她又坐到琴上面去了,都害怕她弹琴吵别人,都已经很晚了,可是她一不留神她又爬上去了。

  解说:在王羽佳的童年,羽佳妈妈对她进行过书法、绘画、舞蹈、钢琴等多种才艺的培养,对于羽佳的妈妈而言,她从没想过要让女儿以钢琴为终身职业,直到王羽佳小学五年级那年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属小学,羽佳的妈妈都希望有一天羽佳能回到原来的学校,学习普通但综合的文化课程。然而最终是王羽佳自己选择在弹琴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王羽佳妈妈:到进音乐学院的时候,我们就是等于是不太喜欢她过早的进入这个专业学习,然后文化课她很好,实验小学的那个重点班前三名,然后数学老师吧就觉得她应该考那个清华,语文老师说咱考北大,也都不舍得她去读,就上音乐学院这么早,想做个爱好。但她太喜欢了,她就自己去考,然后考的音乐学院当时,她这一届好像是排在第一和第二的距离就很大,据说啊,然后那我就是肯定是尊重她的意见。

  解说:对于王羽佳而言,弹琴就是她童年的生活。因此她从来不认为因为弹琴而丧失了童年,她会抓紧时间在学校完成所有的功课,以便能够把在家的所有时间用在练琴上。她会在每一堂钢琴课上主动要求老师给她更多的练习曲,并且以把这些曲目练习熟练作为最大的目标和爱好。很多人认为这是王羽佳与其他琴童最大的区别。

  王羽佳:我喜欢练琴因为我觉得我想把一个曲子弹好,就必须练好以后再干别的事就心里才踏实那种。所以有时候我妈就中间叫我下去吃饭啊,就说等我练完。所以他们好像逼着我下来这种。

  凌远教授:她会写日记,就是写笔记助课笔记,她会写,写了如果今天上课上的不好,她给自己画个小人,嘴巴是瘪的,如果今天上课上很好,她记笔记她就笑的,完后还有挨骂了,就两滴眼泪,在那个小人。

  周瑛琦:在采访的过程当中,羽佳的妈妈给我们看了一张羽佳的画报照片,照片中的羽佳呢穿的一个黑色的晚礼服,很有女人味。但是呢羽佳的妈妈却偷偷向我们表示说,其实她觉得这件礼服的衣领啊开得有点低。就像羽佳身上穿的那件蓝色衬衫呢,其实也是这次她回国妈妈专门陪她去买的,因为妈妈觉得呢这个羽佳带回来的衣服全是吊带衫,不够正式。当然羽佳也不会每次都顺着妈妈的意思,有时候她也会跟妈妈叫板说“你再啰嗦,再啰嗦我就全脱了”。当然这个是一个笑话啊,但是也反映出来羽佳这么多年在海外生活,养成的直率的“美式”性格。

  解说:当王羽佳回国举办她在国内的首场钢琴独奏音乐会,很多音乐圈的人听到王羽佳的名字,大多会说王羽佳啊,她小时候弹琴我就看过。尽管如今在国外王羽佳的名字频频在美国和欧洲主流音乐媒体上被提及,然而对于从王羽佳小时候就一直关注其发展的音乐人而言,他们对王羽佳的印象却大多停留在王羽佳14岁去加拿大之前。

  周广仁教授:那几年去美国留(学)那个签证特别困难,拒签比较多,所以后来倒也是我的主意,我说那先去加拿大,从加拿大转到美国,可能这样这个路子容易签一些。那时在加拿大她过度了两年,这两年里头呢,住了一个老太太家里。外国人的教育跟咱们中国真是很不一样,非常放手,非常主张孩子一切独立。所以那个房东啊,就她住在她家里头,给她一个房间,不管她。就是说你要想吃饭啊,你自己打开冰箱,你自己吃面包,怎么怎么怎么的她告诉她,有些什么一切你都自理。就要我们想心疼的很啊,那么小的小孩,她不。她外国人就是说就要培养她的独立,结果我发现她真是独立的很快。

  解说:王羽佳14岁那年,作为中国和加拿大“晨间音乐桥”文化交流项目的交换生,她正式前往加拿大卡尔加里蒙特皇家音乐学院学习钢琴,从此开始一个人在国外的打拼生活。初到加拿大那里寒冷的冬天以及漫长的黑夜,让这个“很有活力”的小孩子很不适应,王羽佳一直觉得加拿大是适合老人生活得地方,加拿大音乐学院的教学进程也让她有些“吃不饱”,她急切的想学到更多东西。在同父母的国际长途中,王羽佳一次次说“我觉得加拿大不如北京有活力”,而且生活的琐碎也一度让她很心烦。

  凌远教授:所以很痛苦,开始她就第一封信给我就是诉苦,电子邮件,她就说本来呢去银行取钱,这个节目我从来没有有过,洗衣服这个节目我也从来没有,都是妈妈替她的,完了寄信我也从来没有,就所有的这些生活上的这个事,这个节目从来没有过,现在我要花很多时间去处理这些生活上的细节。

  解说:王羽佳对生活要求很简单,也并不怎么在意打扮自己,她甚至不会化妆。有一次演出,她的经纪人强迫她要画点妆,她就把自己画成了“熊猫眼”。在日常生活中她喜欢穿T恤、背心、牛仔装,就连在“见面会”那天穿的相对正式一点的条纹衬衫,还是头一天晚上羽佳妈妈专门陪她去买的。

  凌远教授:她生活上要求不高,她可以所有东西你就给我放在那,我并不想我把自己打扮的怎么样。所以我就觉得她需要会打扮、会用钱、会有生活。

  解说:在加拿大学习一年半后,王羽佳考入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那时她已经非常独立了。尽管在独立的过程中,大部分压力来自生活所迫,但她不仅克服了语言关,并且在从加拿大转学到美国的过程中所有的签证以及其它手续都是她一个人去办理的。

  王羽佳:我从小就很独立,因为像我觉得练琴,就艺术家就是一个很孤独的生活,所以我真是在外边孤独的时候我也就我就去练琴,我天天在飞机上的时间比在陆地上的时间都长,所以就飞机上也没法打电话,所以我(想)有个狗、有个宠物吧,有宠物就是好像伴着我这种似的,不会太孤单。但是飞机场这宠物也很麻烦,所以我只有养花,养花我每次回来都死了,因为没人浇水。

  解说:在成功的光环下,上网、逛街、看电影,年轻的女孩王羽佳如何经营她的生活?一个人满世界的到处跑,在事业与亲情之间她又该如何取舍?

  周瑛琦:现在羽佳居住在美国的纽约,但她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在世界各地的酒店、机场、还有音乐厅三角之间这样周转。那这些年来呢,她也很少有机会回到北京的家,跟她亲戚们聚一聚。对于故乡呢,年轻的羽佳可能没有太深的眷恋。毕竟年轻人嘛,志在四方。但是对此呢,羽佳的父母却是忧心忡忡。像这次回国,羽佳就在北京呆5天,每天签售会啊、什么演出啊等等活动把她排得满满的,连羽佳爷爷过生日呢可能都没时间去吃顿饭。所以羽佳就说,经常她是一个人捧着晚礼服,担心把护照又丢了,怎么着的,然后一个人就这么四处奔波演出。羽佳的妈妈说呢,也许做一个音乐家就必须耐得住寂寞,有时候甚至还要舍弃个人的生活。我想这就是成名付出的代价。

  解说:如今王羽佳每年的演出有一百多场,她的生活就是在酒店、机场、音乐厅三点间周转。在与小读者的见面会上,小孩子们认为王羽佳的生活听起来“很酷”。由于王羽佳从不在一个地方呆很长时间,这样的生活听起来很“疯狂”。

  王羽佳:我住在纽约现在,就住在卡耐基大厅后面有一条街,然后但是我经常我在纽约就两天、一个月里有两天就是休息,换一下衣服等于。我已经已经把两个行李都收拾好,然后我比如半个月去欧洲,然后回来两天换一个行李,我一般像去伦敦还有巴黎,这些比较好看的大城市我会多呆一天,就是看看博物馆然后欣赏一下那些有名的风景地区啦什么的。但是平时就比较孤单了,就是酒店。不过我这人很喜欢酒店,因为酒店可以帮我打扫卫生。飞机场是最不喜欢的地儿了,很无聊,而且老感觉我是那种恐怖分子似的要查我,尤其在纽约。

  解说:年轻的王羽佳世界各地飞着却也不会太想家,对于王羽佳来说由于“出去”得早,这些年无论是在音乐专业上、还是在生活上,父母都没办法照顾她太多,但他们还是很在意她为人处事的态度。有一次王羽佳回北京,临走前母亲送了她一本《道德经》,但王羽佳坦言这本书她没有读完,因为“看起来很晕”。

  王羽佳:我不喜欢看那个故事书,我喜欢看就是讲科学的和哲学的这种,我觉得就些科学和哲学这些书都是从我到了美国以后才看的,所以我就是说好像英文这样看下来我更理解,因为我中文看我就觉得很无聊,用英文看就觉得很有意思,而且会对我弹琴有帮助我觉得。

  解说:多年在北美的生活经历不仅影响着王羽佳的语言习惯,也影响着她的性格和生活习惯。她会穿着粉红色的夹角凉拖到音乐厅练琴,弹累了会干脆把鞋脱了,盘腿坐在舞台的地板上打电话。

  王羽佳:因为我好多地都是演过出又请我去演的,所以我每个地都有我认识的朋友,就包括在德国或者在英国,就不管我多远我都有认识的朋友现在。所以我每次去一个地都在facebook上联系一下,然后他们就会就会跟我们一块儿玩儿那么几天。我喜欢购物,但是欧洲的衣服太大了。我最喜欢在日本购物,因为那个东西都衣服都小小的而且很可爱那种。

  解说:然而,王羽佳如今的生活却让她的母亲有些担忧。虽然母亲可以理解王羽佳不太想家的心情,但她最担心的还是羽佳档期满满的生活节奏会使她损失在大家庭里的亲情。

  王羽佳妈妈:她出去三年吧,三年我们都没有见到她,然后从2007年,2007年她第一次回来,完了去年就不,今年的春节嘛回来了,这样她一般回来都很匆匆忙忙,家里头有时候一听她回来,我们去吧,我说你们千万不要来,来了就会打扰她,就会又拒绝。然后你说爷爷奶奶都在这边,我们也没回去,因为她回来演出这么多活动,然后都已经很累很累了,其实回家看看也是就是休息一下。从亲情上来讲啊,但是舍去很多亲情,这是艺术家的一个特性和这个就比较悲哀的一部分吧。

  解说:一直关注王羽佳发展的音乐教育家周广仁先生也表达了她对王羽佳的担忧,她怕王羽佳过度密集的演出影响她的生活,也担心会影响王羽佳对新曲目的练习。周广仁坦言王羽佳很幸运,她第一步跳得就很高,而且还在不断地进步。但在全世界范围,所有的钢琴家生活的都很辛苦,即使是出了名,真正能站得住的也是极少数。

  周广仁教授:作为所谓演奏家出名,要站得住是比较难。但是,既能够有很好的演奏的技能技巧,但是回来教学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路子。这样她有一个职,有一个岗位、工作的岗位,我们国家也需要这样的新的师资队伍。在这个条件下再不断地多搞一点演出,这个可能是现在一个比较保险一点的工作,因为纯演出很辛苦啊。我过去听付聪啊讲过,他说不是人过的日子,真的。作为一个真正的钢琴演奏家,谋生不是人过的日子,怎么呢?就是三个点,从家里,旅馆,演奏剧场,飞机,就这么三个点儿来回转,世界上什么东西都看不见。

  解说:近十年,年轻的中国音乐家在世界舞台崭露头角,王羽佳出色的表现也吸引了DG唱片公司的注意。这个拥有许多大师级艺术家录音的唱片公司,不仅是无数乐迷心目中的古典殿堂,同时也是艺术家成功的标杆。它先后与钢琴家郎朗、大提琴家王健签约,而王羽佳成为DG签约的唯一的华人女钢琴家。

  王羽佳:DG是我唯一一个想录的一个唱片公司,因为那个我从小就听,听了一个波里尼弹的肖邦,我特别喜欢这个,我觉得他们录的出来的音响都很好,而且质量很高,我很喜欢这种德国这种严谨的这些这种风格。所以我经纪人问过我有没有录音的打算,我16岁的时候我就说有。当时Decca迪卡也有问过我SONY索尼也问过我,还有EMI都问过我,但是我最终还是想要DG。

  解说:在过去的一年中,王羽佳在欧洲不同地方演出,DG都会派专人参加音乐会,而这些情况王羽佳并不全都知道。无论台下坐的是什么样的观众,她都一如既往地在台上尽情演奏。终于王羽佳的实力赢得了DG的青睐,去年七月DG总裁迈克·朗在瑞士维尔比耶听到羽佳的演奏后决定与其签约。

  王羽佳:好像就好像跟踪了我一年,因为我每次在欧洲演出他们都派人去听,结果去年夏天在瑞士一个音乐节的时候那个老板去听了,然后听完以后就第二天请我吃饭,说我们肯定会要签你。然后我就属于就巨高兴那种。这个DG老板就是觉得我是下一代音乐家的代言人,所以我觉得这个这话说的,我以前没这么想过,但是他说完以后,我觉得很荣幸,然后也希望自己能承担到这个责任吧。

  解说:对于未来的计划,王羽佳称希望能把演出的重心分一部分到国内,打开亚洲的市场。她希望一内年能在国内有五场演出,事实上加上之前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龙凤呈祥华人新春音乐会”上的演奏,以及此次在北京、上海的独奏音乐会,半年内王羽佳已经在国内演出3场。今年9月份国家大剧院的“琉森音乐节”,王羽佳也会参加,看来在今年王羽佳五场演出的计划也不难实现。

  王羽佳:我现在住在纽约演出比较多,但是我希望我能在亚洲的市场上打开,我希望我以后第一会到欧洲更深造一点,因为西方音乐毕竟是根源是在欧洲,还有就说回到中国来对这些中国的,就说这么悠长的历史和文化再了解透一点。

  周瑛琦:提起王羽佳的名字,圈内人都会点点头,“啊,王羽佳,对,她小时候弹琴我就看过。”在他们的印象中,王羽佳是一个瘦小、扎着小辫子、喜欢笑眯眯、但弹起肖邦毫不含糊的孩子。如今的王羽佳在纤弱中蕴含着能量,性感中透着自信与野性。如今的王羽佳已经22岁了,是一位年轻的名钢琴家。在北京老师们为她打下了扎实的“童子功”,为她插上了两只翅膀。而到了美国,又为她的人生打开了一扇飞向梦想的天窗。我们祝福你,羽佳。

  来源:凤凰网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