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恭迎钢琴舅舅

作者:网络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1-11-03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墨宝钢琴已经一年了,墨妈也学了三个多月,但家里一直用的是电钢琴,手感差,早该换了。这个学期墨开始学《拜厄》,幼儿园的钢琴老师不许他用电钢琴练习,墨爸这才答应买大钢琴。

  门外汉,咋挑牌子呢?墨爸上网看啊看,网上说法各异,有说日本原装的二手琴好的,也有说二手琴都不可靠的。墨妈则找早几年学琴的同事(即东东西西的爸爸,墨宝管他叫舅舅)咨询,也说国产琴音色差、寿命短,效果还不如三四十岁的二手琴。墨妈的老师也推荐二手琴,她家有一台老旧的俄国钢琴,现在用的则是卡哇伊。

  于是墨爸墨妈一家家琴行去转,转了一遍又一遍,有一家的销售还以为我们是来刺探商情的同行,实在好笑。由于没经验,挑起来也没信心,于是很难下定论。只觉得那些国产的新琴,手感和音色真是不灵;合资的名牌基本也算毁了牌子;再贵一点儿的德国品牌印尼生产,性价比也一般。最后还是定位在日本原装二手琴上。

  焦点聚集在网上好评最多的“军馨”和“八音九歌”两家二手琴行。“军馨”是“舅舅”推荐的,他前几年在那儿买了台8500元的阿波罗,70年代的,感觉比国产新琴强得多。墨爸墨妈按他指的路线从积水潭逛到后海,到了“店”门口才打听出:军馨早搬家了。于是直奔东四十条的新店。店里只一个女老板值班,又是客人又是电话又是上网,忙得没工夫理人,听说我们定位万元,就只介绍了万元以下的四五款琴,见我们都不满意,也没兴趣再多说什么,意思是一分钱一分货,你们连这都看不上眼也就没得挑了。其实我们也有兴趣看看更贵的琴,有架1972年原木色的高端U7C雅马哈,就很惊艳,不过女老板说家里空间小的话放不下,我们也觉得,17500虽然是特价,也应该再谨慎考虑。店里还有架1938年的古董雅马哈,那是侵华战争时期的啊!居然还能弹。

  军馨的“买家必读”也写得很惊人,丝毫没有别的商家“顾客是上帝”的传统,反而是告诫顾客:信不过我就别来,讨价还价的、挑三拣四的、随便看看不想买的、不守时的、找“专家”帮忙的、带学生挑琴收回扣的老师……统统不受欢迎!那口气,真是文如其人,可见女老板是个爆脾气。这不免让外行的我们暗自惶惑,不知道我们这样磨磨唧唧又想下次请“舅舅”来帮忙挑的,是不是也在不受欢迎之列。

  另一家是“八音九歌”,兼任销售的调律师是个很帅很亲切的小伙子,不厌其烦地为我们介绍。他家的价位与军馨差不多,琴况也不相上下,只是航天桥的分店面积太小,挑选的余地不大。

  第二次去时,看中一台80年代的阿托拉斯,尺寸较小,音色纯净,因为牌子没有雅马哈、卡哇伊硬,进口的关税也少,才卖9000元。交了定金,叫了搬琴的师傅,调律师最后给我们组装琴盖,却发现榫卯怎么也合不严。墨爸不太满意,墨妈觉得其实无所谓,但因为急着去幼儿园接墨,就不能再拖拖拉拉修理。调律师觉得很抱歉,怎么会有这么低级的问题,于是退了订金,说下次再挑别的琴吧。

  隔了几天又去他家,那台阿托拉斯已经被别人买了,只是重新打了个孔,盖子就盖严了。大概是年代久远木料变形的问题,并不影响演奏。万元以下的琴走的真快,只是我们的缘分还没到。

  大忙人“舅舅”还是建议去军馨,虽然那女老板不愿意一台台介绍,但舅舅当年却硬是把每台琴摸遍才买的。琴好,店主才牛气,因为他们很专业。

  舅舅终于不忙的那个周末,与墨一家三口约去军馨。女老板刚卖了两台琴,都是万元左右的。这次心情不错,跟墨爸、舅舅笑眯眯地聊天儿,对墨的淘气也很宽容。

  舅舅看了万元级别的琴,感叹物价涨了,当年他8500买到的货色,不可能拿得到了。

  墨爸墨妈把预算增加了,女老板就介绍了性价比最高的几款。果然,舅舅一摸那台U7C,也很惊叹,挑不出一点儿毛病!再把所有琴一一弹过去,能让舅舅看上眼的,都是大谱架的专业演奏级的钢琴,价格在两万多到四万多。于是拍板定下U7C。至于房间小么,只要能搬进门,总能腾出地方来。

  墨妈感慨:“要是不好好学,还真对不起这么好的琴!”舅舅深表赞同。

  同时又有几家带孩子来挑琴的客人,见女老板没时间照应他们,又见舅舅看上去挺懂行,就围着舅舅问这问那。墨妈跟女老板在里屋签合同的工夫,外面据说已经定下一台琴。嗯,舅舅可以来这儿做兼职了。

  女老板打听明白,这个“舅舅”不是真舅舅,而是介绍朋友来她这儿买琴的,心情很好。舅舅又是个很会说话的人,女老板当然喜欢这样的行家帮忙。

  军馨的琴当天买必须当天送货,才能腾出地方放新琴。工人搬走了已经订货的几台琴,同时换新的摆好。这一天,真不少折腾。

  墨去试弹新搬来的一台仅有的国产“星海”,说:“这琴不能买!我弹的是so,它出来的是la。”小家伙耳朵还挺灵。其实,没调律的琴当然不准,这台星海音色还过得去。

  墨一家告别了舅舅,匆匆赶回家收拾房间恭候大驾。晚上,U7C终于来了,重达600公斤的大家伙,客厅一放,立刻堵住了视线。于是几天后,墨妈把沙发处理掉,才让钢琴归位,房间能正常使用了。

  但事事总有遗憾——送货过程中,不知哪个环节,把琴左下方磕掉了一块木头皮儿,还翘起来一块儿。墨妈那叫心疼啊!这老琴,39年了,漂洋过海来中国,都没有半点儿损伤,只在来我家的路上受了伤,真觉得对不住它!

  给军馨打电话问怎么办,女老板直呼抱歉,让我们先用白乳胶把起翘部位粘上,以防孩子乱抠;等调律师来调律时再补漆。翌日墨妈依言粘上,效果还过得去。

  琴一搬动,音就不准了,需要调律。但马上要到采暖期了,环境一变,钢琴还会再变一回音,所以我们打算等来暖气半个月后再请调律师来。于是这段日子不敢弹和弦,怕耳朵受刺激。

  墨练琴时皱着眉嫌声音不准,一心盼着赶紧来暖气。

  墨妈上网挂个帖子卖电钢琴,北京的买家没遇到合适的,倒是贩子第一个来电话,满嘴跑舌头假装自己的是没钱的学生,墨爸怕他使坏,没答应。之后来个金华的小姑娘,一门心思要买,运费、保价都肯出,墨妈怎么劝都拦不住。幸亏当年买琴时的包装都留着,才完整打包运过去。后来才知道她是幼儿园老师,墨爸说,早知道再便宜点儿了。

  大钢琴的动静可比电钢琴大多了,特别是U7这种高端的,个子高,声音更大,很容易扰民。墨妈总得看着表,别被人投诉才好。

  墨对新琴很满意,听说它比爸爸妈妈年纪还大,很惊讶。墨妈问:“你想管钢琴叫舅舅还是大姨呢?”墨想了想说:“钢琴舅舅吧!”

  从此,墨宝又多了一个最亲近的舅舅,更可以唱“我家的舅舅数不清”了。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