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落败在时光里的钢琴声

作者:网络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2-02-25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有人说,一个人活在黑白世界的时候,就证明,他已经失去了所有应有的生机而开始转向逐步腐败的过程,直至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午夜里的一声滴答声惊醒了瘫睡在键盘上的我。黑夜下,日光早以逃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能是屏幕微光印存出来与白日相反为之的悲伤面容。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尽头。或许,在当初选择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一切的发生。我不能为自己选择的路留下任何后悔的时间。可在我如此暗示下,她还是会出现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的笑容是我永远的梦魇。时常惊醒于午夜十分,梦醒时分,眼泪沾湿眼角的感觉使得眼皮也变得粘稠不堪。我不知道眼泪是怎么才能出来,曾经汗水浸湿在眼睛里,汗水的咸挤出了我的眼泪。当别人看着挥汗如雨的我,我知道,当我的汗水和眼泪混杂在一起的时候,旁人是分辨不出来的。

 

梦一回首,便是年轻

阳光透过橱窗进入安静的精品小店里。物架上的水晶物品被度了一层阳光色。七彩斑斓的日光恍花了双眼。角落的一扇窗户下安静的白色钢琴印存着一幕阳光,在墙上隐射出一道白色光幕。门外响起了稀疏的脚步声。我知道,她来上学了。

门被推开,一身着白色素群且扎着马尾的女孩把头探进店里。我笑着说了句,营业了,进来吧。她才笑着走了进来。

她唤紫苏。她的相貌就如她的名字一般美好,清秀。我笑着指着摆在钢琴旁边的一杯热咖啡。她轻轻走到钢琴旁,拿她的指尖从钢琴上划过。那时,我并不知道,她早就暗暗决定这一辈子要嫁给第一个为她写歌的男人。她坐在钢琴前,阳光洒在她的长发上,美得让人心醉。

 “安生,你喜不喜欢我?”她忽然端着咖啡这样问我。“呵呵,别问这问题,我大你十岁,我们两怎么可能,你就像我的妹妹,不是吗。?”听见我的回答,紫苏似乎显得很失落,我走过去,把手放在她的秀发上,傻丫头,你还小。别想了。喝了咖啡就去上学吧。她埋着头嗯了句,便的坐了下来,喝着那并不苦涩的咖啡。

“安生,为什么你每次都给我喝这这有点甜的咖啡呀。”她用她水灵的眼睛望着我,我说,“我不想让你喝苦的。”

我透过橱窗,望了下窗外,窗外洒满了暖暖的阳光,似乎,青春,就是这样。

 

 

思绪永远是最难理清的物件。不知不觉,经营这不大的店铺也有好些年了。我好像赖上了这样的娴静生活。也许,是赖上紫苏,赖上一种莫名的依赖。还记得第一次见紫苏的时候,正是店铺开业的时候,在没有鞭炮吵杂的响声中,我弹着一曲钢琴曲,便是应付过去。紫苏第一次进来,没有被货架上的水晶饰品所吸引,而是径直看向坐在钢琴前的我。

有人说,人的一生若是爱上了一个人或者一件物品,他便拥有了人世间最简单的一种感觉,喜欢,或者爱。紫苏喜欢钢琴,也许正处于青春懵懂年间的女孩都喜欢一件能亲近她心灵的物品或事。看见紫苏,我对她投以一个笑容。她是我店铺第一个顾客,我说,我替你弹首曲子吧。她轻轻的点了下头。黑白的琴键跳动,音符不断变化。我能看见紫苏,她就这样站在我的旁边。静静的聆听着这琴键奏出来的音符。曲尽,我站起身来,很高兴,你是我店铺开业的第一个顾客,我笑着看着她。她一时间愣了下来,结巴的说道:“我,我不是,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带着薇笑看着她,我知道。“呃,你知道?”“嗯,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安生。”她愣了一时间才反映过来,脸上笑容一现,我叫紫苏。紫色的紫,苏州的苏。

曲子喜欢吗,我问她。“喜欢”她随即应到。我给你泡杯咖啡吧。你是我第一个顾客。她没有拒绝。便坐在钢琴前,拿手抚摸着琴键等待着。

我端着咖啡走了过来,问,你喜欢钢琴吗?。她笑着回答,“喜欢,但是,我不会。”很简单坦率的回答,我说,以后来这里,我弹给你听。她笑着嗯了句,也许正处于豆蔻年华的她没有对人的防备心,轻松的应诺下来。

 

 

 

时间如流水般缠绵,恍惚间年华已逝

 

几年的时光已过,紫苏也进入了高中且已是高二了。她的学校初中部和高中部是一体的,所以,她还是每天路过这里去往学校。每天早晨的一杯咖啡早已经是习惯了。而我,还是那个28岁的男人。没有对生活的激情,只把全部感情倾注于这家小店。许多人说,这样的男人不适合托付终身。所以,我一直也是单身。

我并不在意外界的话语。当我逃离出封建家的囚笼的时候,我便是新生,也是一个叛逆于世界的人。世俗的点滴压的人活的很累,我不愿这般。

一日,紫苏在傍晚边来找我。她的眼角带着泪水,一来便扑向我的怀里。哭着说着,为什么他们都喜欢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我身上。为什么,我难道不能按自己的想法活着嘛,她越是哭泣,却是泣不成声。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就像弹曲子时候的节奏一般。忽然她抬头望着我,“安生,你为我弹首曲子好吗?”我近近的看着她,近的能感觉到她的鼻息。然后我起身,坐在钢琴前。打开琴盖的那一刹那,我知道,我的琴将离不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了。这架琴,早一烙印上她的所有印记。时光如流水般缠缠绵绵。不知不觉,却彼此离不开谁了。夜的帷幕拉了下来。房间没有点灯。月光透过橱窗倾洒进来,把地面印忖的格外梦幻。在琴键的起落里,紫苏陷入了梦乡。我从后面拿出一道毛毯,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睡梦中的紫苏格外安详,嘴角不时时露出的一抹抹笑容,我知道,她梦里很开心。我痴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比我小十岁的女生,墙上的时钟滴答的转动。恍惚间,年华已逝。

 

 

 

听青春做词,听年华谱曲

 

紫苏高三的时候,我能清晰的感到她的行走步伐变得紧蹙起来。我知道,她或许是每次傍晚都想挤出时间来我这里,哪怕是多挤出一秒。因为紧促的学业,紫苏的空闲时间变得少之又少。曾经我想劝紫苏有时候可以不来,可我每次看见紫苏的甜美的眼神时,我便把这话吞了回去。

青春是一首词,而尽管我的青春都捐献给了我讨厌的人或事。但我还是能从紫苏身上感受到。几年间,我为紫苏演奏过许多曲子。可是,我总觉得缺少了曲的灵魂。这时,我或许知道,我们的年龄是我们不能触及的一道坎,所以我只能把紫苏当成妹妹。我不知道紫苏,每次她像我说及感情的时候,我都坚定的回绝了。

眼看紫苏即将迈入高考,下午能见一面的时间也愈见短暂。我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紫苏。我把橱窗的窗帘放在,静静的蹲在漆黑的房间里。我不想干预她的人生转折点,我不能让她因为我失利于高考,影响她一生的命运。我知道,这是我自私一方面的想法,可这想法冒出来,它就疯狂的生长。疯狂到我不能抑制的地步。

终于,在高考后我看见紫苏拿着录取通知书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来了。可我并没有看见紫苏脸色有着丝毫录取的喜悦之情。她把录取书递到我的面前。我看了下城市。武汉。我知道,紫苏她不想走,不想离开这坐海边小城,这坐充满着我们回忆的城市。

我看着录取书,笑着对着紫苏说,傻丫头,长大了就该出去闯荡了。好好上学。我把录取书还给了紫苏。她随手把录取书丢在一旁,忽然哭泣在我的怀里。不,我不要,我要留在这里。

我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傻丫头,傻丫头。忽然她起身,说,我决定了,我不要上大学。然后便拿手抹掉眼泪看着我。我知道这丫头的性子,她决定的事就很难改变了。我知道,我是时候离开了。

夜幕降了下来,我送走了紫苏。看着角落起被月光打印着的钢琴。然后便收拾了行囊。我不准备带走钢琴,我想把她留给紫苏,于是我告诉房东叫她紫苏来的时候告诉钢琴我留给她。我不能当面和紫苏道别,于是,我留了封信夹在钢琴里。夜晚的车站很是清冷。霓虹灯的散落只能为这小城贴加一道笑容的伤疤。列车的林笛声进入这座城市,我带着所有的记忆,踏上了前往异地的道路。

翌日傍晚。紫苏来到店铺前,看着紧闭的店门。房东看见紫色来了,便拿钥匙开启了店铺。指着屋子里的钢琴,说:“这是安生留给你的。”紫苏看着钢琴,哭了起来。外面的天忽然也变得昏暗起来。乌云瞬间笼罩了小城。倾盆大雨瞬间席卷了整座城市。喧嚣间,寂寞和尘埃都似乎被雨水冲刷殆尽。

 

 

当我回首,世间却是如此萧条

 

4年后,我再次回到了这座海滨小城。我走到旧时的店铺,可店铺的模样却已经有了很大改变。它成了一家早餐店。来往间的学生都停驻在这里买着早餐,然后奔赴一天的学习日程。我走到店铺,忽然,有人叫唤我的名字。我惊讶的回头一看,原来是房东。我没有想到她还认识我。她问我这几年过的怎么样,怎么当初说走就走了。我笑着看着远方,没有回答。房东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便说,你还记得那丫头吗。

我看着房东,你说紫苏。房东点了点头。“她,她怎么样了?”只见房东摇了摇头,一股不好的念想瞬间涌上的我脑海。我立刻抓住房东的手,她怎么了怎么了。我发疯似的摇晃。房东吃痛。挣脱了我的手。那丫头,她死了。

我的心顿时凉了下来,怎么会,她怎么会死的。不,不会的。我很想狂喊。可我咬牙听着房东接下来的话语。就在你离开后第二天的傍晚。这里下起了暴雨,丫头看了你留给她的琴,便是失了魂般。摇摇晃晃的在雨中走着。我想跟上去,可是雨实在太大。于是,我回屋去取一把雨伞。当我拿着雨伞准备出门的时候,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待我走出门时,只见丫头躺在血泊中,雨水不断冲刷着她的脸和她身上的血迹。我一时间慌了神。

房东的话让我的世界仿佛就此坍塌。我立刻追问,信呢。她看见信没,我当时不是留了封信给她吗。信呢,为什么她看了信后还会如此失落。房东这才回答。她当时得知你离开的消息,便一直立在门前。直到出事的时候,她都没有看到信。是我在整理物品的时候才发现你写的那封信,这些年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可直到今天,你才回来,所以这事现在你才知道。

房东的话对我打击很大。我后悔当初的不告而别,我说,让你等我4年,4年后,你大学毕业后我再回来,那时候,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我就娶你。可是,为什么你就这么走了。一点念想都没有留下就走了。海滨的街道此时似乎早已褪下了所有色彩。留下的,只是黑与白的交错的世界。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在背后响起。还没有等我回国头,车上便下来一男子,开骂道,找死啊你,长没有长眼睛。

我对他的训斥置而不闻。我抓着他的双手,撞死我啊。撞死我啊。为什么不撞死我。说着说着,便无力的坐在了地方。呢喃着撞死我啊,撞死我就可以见紫苏了紫苏,紫苏。那男子见我这般,留下句真倒霉,遇见个疯子便开车走远了。

 

 

十年后,我在这,你在那。

以后的每次的夜晚,我都习惯做在电脑前,开始写着一篇篇小说。我不能忘记时光带给人的伤痛,每次这伤痛到骨髓的时候,我总会惊醒,而这时候,往往是午夜。寂寞的黑夜蚕食着活人的神经,那些,往日不曾显露的悲伤此时毋须遮掩,痛快的表现出来。而紫苏的笑容,成了我永远的幸福的梦魇。我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个活人。只有每次天明的阳光为了证明了我还是个活人。我知道,时光在继续,而我在这,你在哪?是否过了这一生来世的你是否还会记得我。我想拿这一篇篇小说在人海中唤回你的身影,可我知道哪怕这是幻想,我也不能停止,还是坚持做着。这时候的你,是否还能听见。那封存以久的琴键,是否还会再次响起,那时只为你。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