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专访“钢琴神童”牛牛:淡漠看名利 中式教育该反思

作者:凤凰网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2-03-12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牛牛,本名张胜量。4岁开始接触钢琴,6岁举办独奏音乐会;11岁即签约EMI并成为全球最年轻的签约国际古典品牌专属古典钢琴艺术家;迄今为止已在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等多地演出并获得外界的高度赞誉,共发行2张钢琴作品专辑;近期金牌大风及EMI也将在英国录制他全球发行的第三张专辑。

  很难相信坐在面前的这位男孩儿便是人称“钢琴神童”的牛牛,印象中的他还应是个孩童的模样,没想到短短几年功夫他已出落成高瘦又白净的大男孩。与之攀谈则更显现出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与稳重,俨然一个“小大人儿”一般。他的心智成熟到可以跟你侃侃而谈较于西方而言中式教育的反思,年纪轻轻便能领悟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的境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骨子里那份求新求变的创新精神竟能在钢琴领域运用自如。这一切都是任何一个15岁孩子无法比拟的,这不禁让人开始由衷喜欢上他并想深入听他讲述自己的音乐之路。以下为牛牛接受凤凰网音乐专访实录。

  看到其他的小孩在玩 对练琴也曾有过抵触情绪

  牛牛从小生在艺术氛围较浓厚的家庭里,父亲是音乐教育工作者,这对儿时的牛牛影响很深。在无人教过的情况下4岁的牛牛竟能无师自通地完整弹下汤普森的练习曲,这让他的父母大为惊喜,决定尝试让其走钢琴这条路。从此钢琴这个东西便充斥了牛牛的童年,牛牛自曝在七八岁的时候也曾对练琴产生过抵触情绪,因为每当看到别的小孩子可以尽情玩耍,心里的落差感是非常大的,但如今回忆起来牛牛对当初父母的决定充满了感激。

  凤凰网音乐: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发现自己在钢琴方面的过人天赋?

  牛牛:实际是父母先发现我的天赋的,因为3岁半时候我自己在无人教的情况下把汤普森初级的第一册全部弹下来了,我父母就觉得:“哇!怎么会这样子?”然后他们觉得我或许真的会是这块料,音乐对于我的人生一定也会有很大帮助,至少能使我感到快乐,让我的一生得到充实,他们觉得OK不错就开始培养我了。

  凤凰网音乐:据说你的父母都是从事音乐教育工作的,所以从小就对你产生了艺术方面的熏陶?

  牛牛:我爸是从事音乐,我妈是从事教育,应该可以这么说。我爸算是我的启蒙老师,让可以教我一些(钢琴)技法,像我妈的话啊可以每天给我念很多童话故事,她不懂音乐,但会从其他方面给我启发和教育,后来我发现它们对音乐都是非常有帮助的,充满幻想般的一些故事。

  凤凰网音乐:当时的你还很小啊,一接触钢琴就喜欢上它了吗?

  牛牛:嗯...应该是这样,一下就喜欢上了。

  凤凰网音乐:日复一日地练习有没有让你对它产生过抵触情绪?

  牛牛:我七八岁的时候有抵触的感觉。那时候有玩心而且开始有记忆了,知道怎么别人都在玩耍。那个时候开始增长一些思考性的东西、对事物开始用脑子,我就想别人为什么可以在玩,为什么我要在这边练琴,然后就不是那么高兴。每次我在玩的时候就会想练琴的时间又到了,就开始觉得烦了。

  凤凰网音乐:后来是怎么克服的呢?

  牛牛:实际上我妈有问过我到底要不要放弃,她也对我说如果我放弃的话她也不会反对,但她不希望的是我放弃一段时间之后又要去学,折腾来折腾去这样子,她说没有这样的精力。而且她告诉我一旦要下个决心就不能反悔。后来我决定继续学下去,因为我跟音乐始终有一种无法割断的联系,我还是继续坚持。

  凤凰网音乐:那你觉得自己骨子里是有股韧劲儿吗?

  牛牛:有,一定会有,我就是比较顽强的那种人。

  凤凰网音乐:还记不记得第一次的个人音乐会是在哪,能不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自己的心情、感受?

  牛牛:六岁在厦门,自己的家乡。当时是我第一场音乐会嘛,心情还是很紧张的。而且那次又来了比较多的人,大约有一千人吧。这样的人数在我现在看来可能没有什么,但在当时我觉得还是蛮里程牌的一个意义,毕竟是第一次,我也没什么经验,上去就弹。而比较好的一点是当时我没有用头脑去思考,更多的是用心灵,用心灵去看待一些事物,没有想成功或是失败。我觉得现在很多人之所以有紧张啊等各种各种的情绪都是因为我们会思考,所以我个人在想当我不在脑子想什么结局之类的东西,紧张感也不会有。就是不考虑结果如何,去享受这个过程。

  凤凰网音乐:据说你最崇拜的音乐家是莫扎特,理由是什么?

  牛牛:他是一个“音乐神童”,而且我觉得他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他的音乐看似是很简单的,没有什么很强的技巧,像我们熟悉的《小星星变奏曲》、《土耳其进行曲》等等一些很好听很好玩的曲子,实际上里面蕴含了无限的心酸和苦闷。这是他最历害的地方,总是有办法把苦闷和快乐结合在一起,无论小孩还是老人听了都会喜欢,很伟大。

  凤凰网音乐:觉得自己有和莫扎特比较相似的地方吗,一直以来希望成为他这样的音乐家吗?

  牛牛:对,我肯定希望想他那样。就算自己有痛苦的地方给予别人也是一种快乐的享受。

  淡泊看待名利 比起西方中式教育该有些许反思

  年纪尚轻的牛牛可谓荣耀加身,是同龄人眼中的偶像。但一向行事低调的牛牛却坦言与他们相比自己从未有过优越感,并且对名利之类的东西看得很轻。我钦佩他能拥有这种超脱想法的同时更惊讶于他对中国古板应试教育的反思与质疑,相比较于有些家长忽略孩子的兴趣与天赋,毫无目的地让孩子学习各类乐器特张,从而造成孩子学业与专业样样不精的局面,牛牛庆幸自己的父母思想开放,并没有让自己成为中式教育下的牺牲品。

  凤凰网音乐:别人都称你“音乐神童”并且年纪轻轻就取得这么多令人艳羡的成绩,有没有觉得自己比起同龄人有些优越感?

  牛牛:实际上我没有什么优越感啦,因为我本身是那种对名啊利啊看的很淡的人,直到现在我都认为自己挺低调的。如果问我的同学啊就会知道,平常他们会说哇我怎样怎样,然后我也是那种无所谓的感觉。

  凤凰网音乐:那你的同学应该都特崇拜你吧,有想拜你为师的吗?

  牛牛:对有特崇拜的(不好意思地笑),拜师倒没有,总之还好啦。

  凤凰网音乐:如今很多家长的想法是让自己的孩子先读书以学业为重,当时你父母有没有这样的顾虑?

  牛牛:他们没有,我觉得我父母他们的思想特别开明。可能一般来讲父母希望孩子好好读书去考个好的大学。我父母觉得呢用音乐去开发孩子的智商,包括陶冶我的性情就更不用说了,在学习之余增加这种综合能力的培养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我去到国外,他们这种观点也得到了证实,因为国外一流大学像哈佛啊、耶鲁啊、普林斯顿等等他们更注重的是一个人的综合能力,不是说你读了多少书,读得有多好,这和中国的很多教育完全是不同的。中国教育更多的是注重读书,拿最好的成绩、做很多很多很多的试题…我觉得在开发一个孩子的天赋方面是欠缺的,每个人都是有天赋的,只不过是没有被开发出来而已。所以我的天赋就是被我父母这样开发出来的。

  凤凰网音乐:怎么看待现在“艺考热”这一现象,许多人都把艺术当做一种考大学的捷径。

  牛牛:我个人认为,首先要考虑学艺术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因为学习不好,你就干脆不好好学转而去学艺术,为了以后能出名,成为什么样的厉害人然后赚多少钱,我是不认同的,这样还不如去好好学习。如果一个人不能好好学习文化课的话他也肯定不能认真学习音乐,两者都是相辅相成的,而且音乐也需要很深的文化底蕴去支撑。如果一个人他真心喜欢音乐,那么我是非常赞同他走艺术这条路,如果是出于一种目的或是求功名利禄的话我觉得不是正确的想法。

  凤凰网音乐:也就是说很多家长忽略了孩子的兴趣和天赋,盲目地让孩子去学习音乐,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对吗?

  牛牛:对。可能一般的父母看到了成功的例子,像郎朗啊这些人,觉得他们非常厉害,所以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像他们一样,这是不可能的事。再者,他们的孩子可能根本就不喜欢音乐相反喜欢去钻研科学,那干嘛不由着孩子的兴趣去培养呢?所以作为父母要善于观察,去挖掘和发现孩子真正的兴趣在哪,而不是以自己的一套模式来灌输孩子,将来孩子可能会反抗。

  凤凰网音乐:那你认为音乐方面的成功,天赋和勤奋哪个更重要呢?

  牛牛:当然是勤奋更重要,再有天赋的人都需要后天的努力才能取得成功。

  凤凰网音乐:有没有特别想合作的钢琴家或者音乐家?

  牛牛:目前最想合作的就是柏林爱乐乐团。公司方面认为我现在还比较小,基本是处于保护我的一种状态,等到我稍微大一些差不多20岁得时候他们会系统帮我安排一些演出和商业合作。

  凤凰网音乐:怎么看待像郎朗、李云迪他们都在与当下的流行歌手跨界合作,自己接下来会做这样的尝试吗?

  牛牛:我觉得这样很好,而且这也是一种趋势吧。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样做会不会在亵渎古典音乐,但其实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成一种创新和求变。我从来都不排斥在古典音乐里加入自己的一些创新,而且我也希望做一些这样的尝试,与流行音乐结合也是普及古典音乐的一个好的方法。

  据牛牛自己透露,他的第三张个人专辑即将在英国录制发行,接下来牛牛将展开2012年日本、台湾及中国等三地的音乐巡演。中国本土培养出的“钢琴神童”牛牛,承载着希望与荣耀,愿他早日成为中国钢琴史上的“莫扎特”。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