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学琴变奏曲

作者:网络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2-04-06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我的女儿宇歌一出生就对音乐有着天然的爱好,还在她尚不会走路的时候,每当听到音乐或有节奏的响动,便会扭动小屁股,开始了自编自蹈的舞蹈表演。这种爱好一直持续至今。作为母亲,我在深感欣慰的同时,开始着手培养和开发女儿的音乐智能,钢琴便成了我们最理想的选择。

  女儿是幸运的,因为一开始学钢琴,就遇到了一位十分优秀且敬业的启蒙老师。她教学严谨,一丝不苟。作为母亲,我也尽可能地和她密切配合。就这样,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女儿进步神速,深得老师的喜爱,而且很快被确认为重点培养学生。看到女儿在不断进步,我的心中时常为女儿能有这样的好老师而暗自庆幸。

  随着女儿学琴程度的加深,启蒙老师对女儿寄予更大的希望。她为女儿树立的近期目标之一,是积极准备参加今年五月份在北京举行的“韦辉杯”和“希望杯”钢琴比赛,并在今年九月份入小学前通过钢琴三级考试。因此,我们必须赶超进度,每次课后布置的练习曲的量明显偏大。为了保证上课的效果,女儿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练琴。

  启蒙老师是一位十分严厉的老人,如果上课准备不周,或弹奏时出什么差错,便会受到她毫不留情的训斥。尽管我每次上课都尽可能让女儿做好充分的准备,但还是不可避免地领教过数次。同时也不止一次见到别的学生及家长挨训的情景。尽管受到训斥时,我的心里会感到很难过,但想到老师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女儿,也就不多计较,尽力督促女儿练好琴。

  女儿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自尊心也很强。如果得到老师的表扬,她会高兴得手舞足蹈;如果挨了训,她又会感到非常沮丧。然而,令我欣慰的是,尽管女儿后来不时受到训斥,但她对钢琴的兴趣依然浓厚如初,对启蒙老师的喜爱也不曾减少分毫。

  按照我一贯的想法,女儿长期跟随启蒙老师学琴是必然的选择。然而,凡事常常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有想到一个偶然的因素竟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促成了女儿学琴道路上的一个重大转折。我毅然让女儿转到现任老师名下学琴,让女儿脱离了那条我曾想过无数次的轨迹。

  那是春节刚过的一个晚上,我们见到了女儿现任钢琴老师夫妇。女儿现任老师是个三十出头的日本人,曾在美国学习钢琴达七年之久。琴技精湛,曾获得日本钢琴比赛第一名。现在,她一边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一边协助丈夫经营自己开办的艺术中心。这不经意的一次会面,使我的眼界大开,初次了解到当今世界上钢琴的发展趋势,而且深刻体会到两类不同老师教学思想和教学方法上的差异,我的思想受到很大的震荡;也正是这不经意的一面,使我为女儿做出了大胆而正确的选择。

  决定虽然在一瞬间产生,但我的内心却不可避免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为了不莽然行事,我曾多次和宇歌的爸爸商量,并对艺术中心进行了实地观摩和考察。考察的结果更坚定了我让女儿转学的信心。

  我之所以果断决定让女儿转学,原因是多方面的:

  我感受最深、也最为重要的是两者教学方法的差异。女儿的现任老师首先给学生进行很宽的音乐基础知识铺垫,为他们今后的学习打下坚实的基础。布置练习曲时,只讲演奏的要点,几乎很少示范,而是要求学生练习时,完全根据自己对乐曲的理解和感觉弹奏,尽可能发挥学生的主动性和创造性。等上课时再对学生的弹奏风格进行点评指导,发扬优点,克服不足,十分注重发展学生的个性特点。而在启蒙老师的课堂上,更为注重弹奏技巧的训练,几乎不讲授基本乐理知识,因而,在后续的学习过程中往往显得十分被动。每次上课,做笔记和录音是两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每个新曲子启蒙老师都要亲自演奏一遍,回家后再让学生完全根据录音进行练习,丝毫没有学生自己发挥的余地。学生为了尽量模仿、重复练习老师的演奏,创造性思维与能力无疑受到很大的制约。

  现任老师常常为学生们创造与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钢琴大师们交流的机会,对学生进行很好的艺术熏陶。艺术中心注重提倡学生之间相互学习观摩,每年都举办钢琴夏令营活动,并组织一次十分正规的钢琴演奏会,通过学生的亲身体验,加强参与感和荣誉感,更能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启蒙老师的教学成绩主要通过钢琴考级,或钢琴比赛来体现,因此她的学生每年要花不少时间进行考级准备,仍然是应试教育。

  女儿的现任老师对待孩子非常宽容,态度十分和蔼,丝毫不用激烈的言辞。在这里,女儿无拘无束,像在家里一样放松。上课时,老师几乎都采用鼓励性的正面语言,即使孩子偶尔出错,也会用婉转恰当的方法来表达,孩子特别容易接受。尤其使我感慨的是,现任老师能够真正从孩子的心理出发,客观地对待孩子在学琴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正因为这样,孩子们都变得非常自信和快乐。而在启蒙老师家,尽管她一直对我们很好,但她决不允许女儿随便乱动乱跳,希望女儿越安静越好。上课时,如果效果不好或弹奏中出错,等待我们的往往是严厉的训斥。因女儿手指较软,指法常常无法准确达到启蒙老师的严格要求,为此女儿受了不少委屈。更让我不安的是,上课时女儿经常因为害怕犯错而过度紧张,刚克服了旧的毛病,随后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常常顾此失彼。

  当然,老师的弹奏风格以及教学条件的不同也是我考虑的因素。女儿启蒙老师的弹奏风格属于俄罗斯派,在中国近84%的钢琴教师属于这一类型,目前这种弹奏风格仅在中国大陆有,即使在俄罗斯也早被淘汰掉了。而女儿的现任老师,因从小接受西方的教育,她的弹奏风格秉承了欧美的特点。谈到钢琴,我是外行,但凭借我的物理知识,我认为现任老师的弹奏方法更为科学合理。

  女儿的现任老师一向十分注重钢琴的品质,始终坚持让学生从一开始就接触高品质的琴,因为这对学生全方位能力的培养非常重要。而在启蒙老师家,女儿学琴一年多来,自始至终还在用一架年代已久的星海牌小钢琴,尽管女儿一直是她的重点培养学生。老师家也有一架YAMAHA,但她认为初学的小孩不需要用高品质的钢琴。

  尽管女儿已离开她的启蒙老师,但不可否认,一年多来,启蒙老师的严格要求为女儿今后学琴奠定了基础,我也从中掌握了不少有用的方法。无论过去、现在或将来,我们都会一如既往地对她心存感激和敬意,感谢她对女儿的倾心栽培。

  时至今日,女儿已经在新的环境里学习了一个多月。现在,女儿不仅在各方面又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而且过得非常快乐,我也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