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感动天地的中国家长

作者:网络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2-05-21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如果没有那些年的失误或曰浩劫,中华民族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损失;没有那么大的损失,就不会有那么大的遗憾;没有那么大的遗憾,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补偿意识。受儒教文化的影响,受经济关系的制约,中国人习惯于寻找抑或维系一种自娱的平衡。然而,这种平衡一旦被打破,中国人的种种情绪便排山倒海般地奔突澎湃。

中国家长的孩子学钢琴

  遗憾是绝对的,补偿则近乎一种颠狂状态。在这一代独生子女的家长身上,体现得尤

  其强烈。这代家长大都是“文革”中的学生,是被耽误的一代。其中每一个体,包括所谓的幸运者,也发自内心地感叹各自的遗憾人生,只不过遗憾的程度不同。而遗憾越多、越强烈的家长,就越是望子成龙。他们渴望从孩子身上找回自己的损失、自己的自尊、自己的价值、自己的虚荣。他们想找回得太多太多了,这是因为他们自以为失去的太多太多。

  若要探寻中国钢琴发展的脉络,若要弄清为什么在沉落了若干年之后会骤然爆发出一场钢琴狂潮,那么首先要弄清这一代家长;弄清他们刻骨铭心的遗憾和补偿心态。这是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推动一批人走向极端,无论清醒的还是迷惘的,无论自觉的还是盲从的,都那么不遗余力。热衷于钢琴的人里,真正出于对钢琴艺术的热爱的家长不能说没有,但更多的人则是顺从了一种功利心态。

  1、感天动地的中国家长

  可以随便到任何一座城市的任何一所小学校的门口,去看一看那麇集的家长们如何极有耐性地翘首等待着放学的孩子,也可以到任何一所少年宫去看看家长们为了让孩子学习一技之长而如何无聊地守在门外艰难地打发时光。一位接站的小车司机发现火车晚点了,马上可以调转车头先去接自己的孩子,然后再回来接客人。没有人会抱怨。

  为了孩子,一切仿佛都是天经地义的。一位机关干部怕孩子午睡时从书桌上跌下来,悄悄潜入教室趴伏在桌子底下,随时准备把自己当成暄软的肉垫以备不测。一所幼儿园组织几个孩子参加汇演,怕误了第二天的演出,将孩子们留在园内过了一夜。这一夜可折腾坏了家长们。有的一次次送衣服送被褥,送吃的送饮料,还有的干脆就在门外守着,怕孩子万一半夜醒来哭喊妈妈。阿姨像赶羊一样把家长们赶走了,可家长们又赖皮赖脸地来了。有一对夫妇真就在门外守候到一点半,硬是被守门人撵走。如果说上一代家长为了工作可以损失孩子,那么这一代家长便是为了孩子可以损失工作。

  中国的市民素来有着攀比心理,比工作,比对象,而结婚之后就比孩子。孩子妈妈到了一起,只要一方向另一方发问:“你孩子没学点啥?”那么她的潜台词是肯定的,她的孩子准学了,她问对方的时候是达到一种迫不急待地渴望,渴望人家反问她。无论对方做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她都会自豪地告诉对方她的孩子在学钢琴或者美术什么的。在这种女人的眼里,什么也没有学的孩子简直不可思议。这是一种卖弄。这种女人本就有急于炫耀自己的动机,自己偏偏被世事所误,只留下遗憾,一旦从孩子身上找到了资本,便不放过任何炫耀的机会。孩子弹钢琴成了她的胭脂。

  有两位长相同样漂亮的女人,由于机遇不同,一方考取大学,读了研究生,一方当了工人。十数年后,各自有了家庭,巧得是孩子同年同月出生,又都是儿子。工人比研究生这辈子是比不过了,比丈夫也比不过,那就比下辈子吧,比儿子。她勒紧肚皮为儿子买了钢琴,逼着儿子三岁就开弹。研究生时常到她家串门,只要研究生一来,她绝对不让儿子弹琴,为了麻痹对方,她述说孩子如何贪玩,如何笨蛋,孩子毕竟不懂母亲的心术,有一次为了显摆,爬上钢琴就给研究生弹了一首,研究生大惊失色,回家后好久没来串门,给儿子请了一位家庭外语老师,天天看着儿子学外语。工人母亲因为儿子过早暴露目标而把儿子一顿好打,并且日复一日地给儿子加码练琴,直到把儿子逼得中了暑。

  世界太复杂了,女人的心千奇百怪,男人的世界也光怪陆离。家长都在逼孩子弹琴,都在牺牲自己,但素质不同,收效就不同。

  不少无知而虔诚的家长领着孩子问钢琴老师:学弹几年能成钢琴家。这种问话不仅说明家长素质太差,而且说明钢琴和音乐教育在中国是多么匮乏,又是多么急需。

  让孩子弹钢琴是件好事,但由于好多家长对孩子心理完全无知,走弯路便是不可避免的了。家长的素质如何,直接影响孩子。北京有个小胡同,胡同里住着一位出租车司机。司机天生崇拜名人。他见了名人点头哈腰,卑躬屈膝,见了社会地位低贱的人完全是一副盛气凌人状。他妻子在一所幼儿园里洗衣服,看到别人孩子穿的裙子比自己女儿的漂亮,就妒嫉得不得了。她希望所有孩子都不如她的孩子。两口子都认为他们这辈子算完了,怎么努力也不会有出息,可得下功夫让孩子出人头地。结果让孩子进美术班、手风琴班、武术班,又找到了钢琴老师学习钢琴。

  这孩子从穿戴打扮到说话,显得特别俗气。上课时,只能说她弹得好,不能说坏,说坏就不弹了。后来,这女孩成了二皮脸,你批评她,她也不在乎。她注意力分散,一会儿瞅老师的头发,一会儿问老师怎么不戴耳环,家长气得实在看不下去,当老师面申斥,可那女孩根本不听,家长没招了,当老师面打了孩子。边打边恨铁不成钢地说:“这孩子太不像话了,哪有这样差的孩子?”他们并不知道孩子的一言一行都在效仿他们;这种家长不知他们自身素质太差从而导致了孩子素质的低下。他们只是一味地想让孩子学习钢琴技巧,忽略了或者说根本不懂通过音乐和钢琴增加孩子的素养和气质。

  有个个体户,卖烧鸡的,买了钢琴逼着孩子练。孩子弹不好,她发脾气:“为什么别的孩子会,你不会?”她天天要上街卖烧鸡,无法陪孩子练琴,就出了200元专门请一个人上门陪孩子练琴。每天陪练二个小时。天热路远,陪练的人不干了,个体户就加钱,加到250元;又加到了300元,可陪练的人还是不干。找不到人陪练,她只好放下买卖自己陪练。因为陪孩子练琴,她一个晚上少收入400多元。她一想到每晚损失的这400多元,就疯狂地逼着孩子,她付出的代价必须要让孩子偿还。于是,这对母女成了一对仇人,一对冤家。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