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故事 > > 正文

贝多芬与钢琴

作者:肥仔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0-08-18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在很多方面,贝多芬都是超越其时代的,拿他的钢琴演奏来说,也是如此。贝多芬弹奏钢琴充满了个性、情感的魅力,同时又具有空前的力量。有人称他是第一位真正的浪漫钢琴家,他是一个为了expression(表情)而突破一切规律的人,是一个依照管弦乐团的方式进行思维并在钢琴上做出表达以取得管弦乐效果的人。在他所处的年代,能够这样做的只有他一个人,在李斯特成熟之前,还没有第二个和他一样的人。

  但贝多芬的钢琴作品又常使人产生一些困惑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贝多芬创作的钢琴曲从布局上来说相对比较保守,有时甚至老派?同时代的克莱门蒂、杜塞克,就连施戴贝尔特出版的钢琴乐谱上都有许多新的钢琴技巧,这些技巧比贝多芬在奏鸣曲中用到的还要多,尽管贝多芬在音乐上的成就是要远远高于他们的。我们或许可以解释为,贝多芬更看重的是内容,而不是弹奏本身,他在构思钢琴奏鸣曲时也不一定是在专心考虑钢琴的演奏,而是借助钢琴这种形式所要表达出的音乐内容。

  或者还可以这样理解,贝多芬是个自学成材的钢琴家,他小时候的老师也不是专业钢琴家。在1781年以前,贝多芬的老师是克里斯蒂安.戈特洛布.内弗,内弗是波昂的宫廷管风琴师,他也是贝多芬有过的最好的老师。一般来说,专业钢琴家教导学生时会灌输给学生对钢琴最起码的尊重,有时甚至是把钢琴奉若神明,其结果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都把乐器看得比音乐还重要。而贝多芬恰恰相反,他首先是个音乐家,其次才是个钢琴家。

  1792年,矮小而貌不惊人的贝多芬震撼了维也纳。他的钢琴演奏,他作为钢琴家而不是作为作曲家发起的第一次冲击,就压倒了一切。这主要还不是因为他的精湛技巧,而是因为他有着大海般的深度和波涛汹涌的情感,相比之下,其他人的演奏就像小河流水一样。维也纳人当然听过许多有教养的钢琴家的演奏,像莫扎特、克莱门蒂、沃尔弗尔、克拉默等,比起他们来说,贝多芬是显得粗野多了。但是,像贝多芬那样有着粗狂的力量和构思的钢琴家,此前还从未有人见过。打个有趣的比喻,同时代的人好比是弓箭,而他是炮弹。众所周知,有一次他弹给莫扎特听时,莫扎特曾经说过:“盯住这个年轻人,他会叫世人刮目相看的。”有人说这不过是个编出来的故事,可是,也没有人能够证明没有这件事。反正一个事实是,整个维也纳都意识到了,它将面临新的、原始的、粗狂的自然力,以其无与伦比的和声胆略和对一切斯文的蔑视,满怀信心纵横驰聘于钢琴之上,攻克最遥远的调性,穿梭于最深奥的转调之间。

  同样的表情”。人人都被贝多芬那火一样的表情所震撼。据说,托马谢克第一次听了贝多芬的演奏以后,在这个年轻钢琴家的光彩面前自惭形秽,竟一连几天不碰钢琴,后来他理智的决定要加倍努力练琴,因为在他的脑海里还总是回荡着贝多芬的琴声。

  我们很难描述贝多芬的即兴演奏,虽然在《合唱幻想曲》的开头部分应该可以让我们看出端倪。克拉默对他的学生说:没有听过贝多芬的人,等于没有听过即兴演奏。车尔尼说:贝多芬的即兴是如此精彩、出类拔萃,常常听得人热泪盈眶,有些人还会发出啜泣。除了他的乐思之美和新奇,除了他表达乐思方式之巧妙,他的演奏还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魔力。车尔尼这样描写那双发出如此魔力的手,说它们长满汗毛,手指,特别是指尖很宽,伸展并不大,勉强够十度。这双手可以使很多人落泪,但还是有些保守派觉得贝多芬的和声没有控制好。托马谢克在1798年如此羡慕贝多芬的演奏,但还是不习惯贝多芬频繁的从一个动机大胆岔入另一个动机……这种性质的毛病往往削弱了他的最伟大的作品。但是在赛弗里德看来,贝多芬的即兴演奏是瀑布,是大自然的威力,势不可挡。当贝多芬的情绪处于好斗状态时,谁跟他比赛,谁就倒霉。那个令人受不了的施戴贝尔特就曾经尝过贝多芬怒火发作的味道。

  贝多芬在演奏时尽管自由发挥,但他训练学生却竭力按照古典规范。“照我说的去做,别照我弹的去做”。手放在键盘上的姿势必须使手指不必过分抬高,这是弹琴的人学发音的唯一方法。他遵循克莱门蒂的方法,坚持连奏,把老式莫扎特的方法称作“手指跳舞”或“空中拉锯”。有一个学生贝多芬不收,那就是他的侄子卡尔。他让车尔尼去教,但密切关注侄子的进展,不断提醒车尔尼该怎样教。贝多芬说:车尔尼应该首先集中教他指法,然后教节奏,然后教音符,要尽量准确。贝多芬还坚持:“不要因为无关紧要的小错误而打断学生,要等到弹完一首乐曲后再向他指出”。

  贝多芬甚至还写了一些练习曲建议给这个孩子用。在卡尔早年,贝多芬一直推荐巴赫的各种钢琴教材,后来改用克莱门蒂的,但他始终要求手的位置要正确,要求学生练习各种调的音阶,尤其是拇指的应用。随着年老,他和许多人一样越来越保守,但是他写的音乐却并不保守。他在1814年致信托马谢克说:“众所周知,大钢琴家都是大作曲家,可是他们是怎样演奏的?不像今天的钢琴家只会拿几段早已练熟的经过句在键盘上跑来跑去,欺世盗名!那算什么玩艺?真正的钢琴家的演奏,是各方面配合和谐的整体,可以看做一部前后连贯、一气呵成的作品。那才是真正的钢琴演奏。其它的一文不值。”

  那么,贝多芬赞赏哪些钢琴家呢?对庸俗的施戴贝尔特和福格勒之流,他只有蔑视。莫扎特太老式,关于莫谢莱斯也说过几句轻蔑的话。可是他对克拉默评价很高,对克莱门蒂也十分敬重。另外,就是他对几位女性钢琴家很感兴趣,到底因为她们是钢琴家呢?还是因为她们是女人?这一点就说不清楚了。他在谈到玛丽.帕赫勒.科沙克时极尽溢美之词,玛丽.比戈、多萝特亚.埃特曼都是专弹贝多芬的女人,贝多芬对她们也是笨拙羞涩的大献殷勤。可惜的是,贝多芬不像莫扎特那样在书信里面谈论音乐家和演奏家,他对同时代钢琴家们的评语我们所知不多。

  意想不到又意料之中的是,钢琴不断给贝多芬带来烦恼。他大半辈子使用的都是维也纳钢琴,起先是五个八度多一点的音域,从Waldstein奏鸣曲开始,他使用一架六个八度的钢琴。但是他一直不甚满意,一直想要制造商为他造一架更结实、更有力度、声音更洪亮的钢琴。早在1796年,他就给钢琴制造商约翰.施特赖歇尔写过一封信,很痛心地说:“就弹奏方式而言,钢琴肯定还是最少人研究的、最落后的乐器。常常让人觉得是在听竖琴。钢琴也能歌唱,只要弹的人能感受音乐。但明白并深知这一点的人为数不多,我很高兴你是其中一个。希望会有那么一天,竖琴和钢琴被人作为两件完全不同的乐器来对待。”可惜那一天来得太晚,贝多芬没能赶上了。1818年,约翰.布罗德伍德送给贝多芬一架华丽的大三角钢琴,音域超过六个八度,就像一个声音洪亮的巨人,在当时来说,这已完全不同于竖琴。贝多芬欣喜若狂,终身珍藏着它。

  可是近年来,有些学者开始怀疑贝多芬是否真的那么珍惜那架布罗德伍德钢琴。1970年,威廉.纽曼在《美国音乐学协会学报》上撰文,声称贝多芬从没丧失他对自小相伴成长的维也纳型钢琴的爱好,他同施泰因和施特赖歇尔钢琴公司的关系终身不渝。但是,纽曼不得不指出,贝多芬从来不喜欢当时的任何一架钢琴。没有一架钢琴能给出他所追求的洪亮音响和宽大音域,直到1826年,即贝多芬去世前一年,他还在抱怨说:“钢琴是好,但仍然是不够好的乐器”。

  值得注意的是,1810年,贝多芬的耳聋已经相当厉害了,1818年当他收到布罗德伍德送给他的钢琴时,他的听觉已经丧失殆尽。这位耳聋的作曲家憋着一肚子闷气,一脸狂暴的神情,坐在钢琴旁使劲地捶打钢琴,错音也听不出来。不久,他那心爱的布罗德伍德钢琴就变成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钢丝。即使是处于最佳状态时,贝多芬也绝不会让钢琴平安无事。里斯说,只要是贝多芬的手碰过的钢琴,难得有不坏的。他还有一个习惯,把墨水瓶里的墨水倒在琴里,真不知这对钢琴会怎样?贝多芬去世前不久,一个造乐器的名叫约翰.安德雷亚斯.施图姆普夫的人来拜访贝多芬,他当即被贝多芬领到那架布罗德伍德钢琴面前。施图姆普夫事后回忆当时的情景时仍心有余悸,他后来直言不讳的说:不堪入目,高音区完全哑掉了,断弦纠缠在一起,就像荆棘林又经受了狂风暴雨的肆虐一样。

  尽管贝多芬已经耳聋,尽管他把琴弹得破烂不堪,但是贝多芬偶尔还是可以在这架琴上弹出些音乐来的。据克拉拉.舒曼的父亲——弗里德里希.维克回忆说:一次他去看望贝多芬,贝多芬正在弹琴,琴声“亲切流畅,基本上像管弦乐的布局,左右手交叉弹奏依旧相当敏感,尽管有时碰错了音,但还是编织出了无比清晰、无比妩媚的旋律”。真怀疑还有没有这样的可能,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时候实在不多。

  如果你想像不出来老年的贝多芬(当然也并不很老)的可怜与可怕的模样,那么不妨读一下约翰.罗素爵士笔下的描写:

  “一坐到琴旁,他显然忘掉了周围的一切……只见他脸上的肌肉肿胀、青筋凸起,疯狂的眼珠疯狂地转动;嘴已哆嗦着;人看上去更像个男巫,被自己请来的妖魔制服了……鉴于他有严重的耳聋,他不可能听到自己正在弹奏的东西。因此,当弹到轻柔处时,几乎一个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只有他的‘心耳’能够听到,他的眼睛以及几乎看不出来的手指动作表示,他正跟着心灵深处的曲调,一步步淡去、消逝。其实,这时的钢琴已经变成了哑巴,就像这位音乐家已经变成了聋子……”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