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教程 > > 正文

琴童家长的正确心态

作者:肥仔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0-09-03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琴童家长的正确心态,孩子应该在专业严谨的训练和调整中,学会抱有感恩的心和品位幸福的能力。

  钢琴学习精髓在于:孩子应该在专业严谨的训练和调整中,学会抱有感恩的心和品位幸福的能力。在战胜困难中学会坚忍和勇敢。在细致读谱中体会宽容淡定。一个成功而无法感到满足和幸福的人,一个获胜却无视感恩的人,不是我们所需要的。

  什么是钢琴赢家?比技术的高超?比老师的卓越?比谁能把孩子练琴时间压得最多?还是比考级程度高?

  按着这个思路,难道只有郎朗、李云迪才是钢琴赢家?那天下千千万万琴童都永远是仰望着的失败者吗?!

  在提倡和谐双赢的现代生活,我从不这样认为!

  如果咱们的孩子同样都拥有钢琴奇才史兰倩斯卡那样——孩童时期就每天练习9个小时的经历、遍求天下名师的指点,他们一样也会成为不错的钢琴家。可是咱们的孩子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机会。

  可是这是孩子们需要的吗?社会需要这么多钢琴家吗?

  不以进度论成败,不以高低论英雄。

       钢琴学习精髓在于:孩子应该在专业严谨的训练和调整中,学会抱有感恩的心和品位幸福的能力。在战胜困难中学会坚忍和勇敢。在细致读谱中体会宽容淡定。能通过这些优秀的金子般的品质和宽阔睿智的胸怀赢得众多的朋友、家人的喜爱和帮助。

       为什么焦虑?因为现代网络让我们能接触到最好的教育,因此与生活相比有了落差。这个落差让我们美化了这种可能,感觉如果我有这么好的老师,我一定能。。。。。,可是如今我却这么糟糕,我前途一定是。。。。。

  一个成功而无法感到满足和幸福的人,一个获胜却无视感恩的人,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更无法成为社会所需要的。

  幸福,永远是人类生活追求的珠穆朗玛山上的雪莲花。有钱的人背负着破产的恐慌、有权的人害怕退休的来临,唯独有爱和幸福,才能使人舒展坐在小窝的一隅,忘却屋外的忙碌浮华,享用自己的那份气定神闲。

  成功是能实现的,存折的数字也能往上涨,可是幸福的能力却是需要从美好的童年就种下这粒种子。

  在我眼里,谁家的孩子最感恩、谁家的孩子最吃苦、谁家的孩子最认真.......

  ——他们就是让我激动地鼓掌称赞的钢琴小赢家!

  我有时候也能从琴爸琴妈的忧虑和目前国内钢琴师资的良莠不齐中深深感受到一种焦虑。这样的焦虑也曾深深的扰动我的心,让我忧伤。幸运的是忧伤没有持续几天,我便豁然开朗:

  可是坦白讲,钢琴的教育如同我们在商场购物一样,一支钢笔有几元的,有几万的,还有钻石糊的几十万。我们选哪个?我们依据生活的需要、结合经济的分配来购买。如果说教育是商品,这对教师的付出无疑是一种亵渎。但是钢琴课是有价格的,有30元的、有60元的、100元、300元、800元、1200元........还有论美金的。我们可以无限制的比较下去吗?这种欲望和膨胀的购物欲无疑是相同的。量力而行的消费,永远是第一位的。我曾经看到过几个工薪阶层的家长,学习郎朗父亲,铁了心,带着技术平平、乐感平平的孩子,想考上海音乐学院,我并非不赞同,可是每个月往返上海加上课时费和住宿费每月都要三千多,生活已经捉襟见肘了,家长过度的压力常常发泄在孩子身上,使孩子的能力越发不能自如展现。我每次压着内心的怜惜问:“能行吗?生活上能安排过来吗?”每次的回答都是:“能!”,到最后还是一家人抱头痛哭的落榜。我事后得到消息,内心也是难掩悲戚心酸之情。

  钢琴教育不能掺杂股民般的赌徒心理,不是把教育成本一味提高就一定能赢,大家都羡慕郎朗,很多人都看过他的传记,象他父亲那样倾家荡产、背水一战,在教育中甚至以死相胁的方式,我想问问大家3个问题:

  1.你们喜不喜欢郎朗和父亲的张狂表现的风格?

  2.这样的孩子成功,他能不能知道自己的价值是对自我的接纳,而不是别人的褒贬?当他年迈告别舞台失去观众的那一天会不会极度空虚无助?

  3.童年这些经历能否让他有一个和谐稳定的婚姻?

  尽管我个人是非常喜爱郎朗的演奏,他充满热辣饱满的情绪和机智精湛的技术难以让人忘怀。但从心理成长方面,虽然音乐名著本身会带给他很多调养,但是我还是不能不质疑这些方面。尤其在郎朗这个年纪。

  现在物欲的极度膨胀影响着我们社会的环境,如同走入棉花厂的人,我们每个人的肩头和衣服都难免会落有棉絮尘埃。我常常是对这个魔鬼爱恨交加,每当我去购物广场,我就如同壁虎一般,死死贴在施华洛世奇专柜的玻璃展示柜边,任凭我老公用脚踹还是拉裤腰带,我都坚如磐石。那瞬间我恨不能把握存折里头所有的数字都换成一条绚丽夺目的水晶项链,人类的占有欲是那么的强烈,已经超乎了现实的理智和购买力。钢琴学习中也不例外,我认为最明显的就是两点:

  1.女式的膨胀的购物欲:总是向往拥有自己能力承受极限上的东西。钢琴学习是长期的东西,不是简单的一件毛皮大衣或者一款名贵手表。我们不妨想成房贷,不是几个月或者一两年的事情,一定要能保持平稳宽松的经济状态,只能长期承担80元的,咬牙上200元的课,孩子被家长无情的推向“家庭罪人”的断头台——“你还不好好学!家里每次为你花那么多钱!”、“就是因为你!”,儿童通常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转而变为对自己过度的指责,心理上容易造成:“我必须努力,才有资格享受他人的爱”,无法自信的爱自己,也无法自信让别人爱,这样的心理,尤其是女孩,容易造成婚姻中的被动和不幸。家长也有躁郁症的倾向:在狂躁和抑郁中疯狂摇摆,情绪很不稳定,家庭充满紧张气氛,好像划一根火柴就会爆炸。

  2.男式的股民赌徒心理:有时候觉得“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郎朗给琴童竖立了希望的同时,也带来更多的绝望。很多看了朗朗传记的家长合上书以后,都有一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侠肝义胆,带着犬子就下了梁山泊,身怀“绝”技闯荡江湖去了(此“绝”表示绝无武功)。记得对话节目中经济学家解释股市:“股市就是抢钱,抢到钱就不错了,别嫌少。没抢到的是绝大部分,那是自然倒霉,你以为股市都是赚钱的?赚钱的人 才嚷嚷,亏钱的人已经跳楼了,听着好像身边都是赚钱的,其实股市赢家少输家多。那写书的有用吗?有用干嘛自己不炒股到夏威夷享福去?!写这些苦书干嘛?”,我当时捧着肚子笑(主要是本人没有炒股,所以能开心的没心没肺一下)。其实钢琴也一样,看到的都是成功的,“东边日头西边雨”我们回头凝望一些那些雨中失意的家庭,是否要权衡一下:

  我有没有条件赌一把?

  孩子有没有出众的乐感和对音乐的热忱之心?

  有没有名副其实、认真负责的名师?

  我的经济能力能否长期扛住上述的的费用?

  我能否在承担巨大经济能力的过程对孩子不粗暴怪罪?

  我的家庭能否承担一切付之东流的后果?

  上述这5条,前三条中有一条不符合,那就不要让自己在美好却不能实现的幻境沉迷,痛下决心退出来,未尝不是家里的一大福事!

  上述的两种心态虽然激进冒险,但是无不包含了天下父母的厚情和心酸,让人深深感动,最后只能空留一声长长的叹息。

  深深祝福每个学琴家庭,希望:

  家家有琴声

  屋屋有笑声

  琴声笑声永相伴!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