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教程 > > 正文

巴赫作品的讲析和演奏指导

作者:网络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2-06-16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BACH在写作品时,很少或几乎不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入任何的力度、速度和指法的标记。这样做是为了赋予我们极大的想象空间,让我们自己去处理演奏上的种种问题,这包括对风格的理解。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讨论究竟什么是真正的BACH,怎样弹才算是BACH,应该能够按照BARPQUE的音乐风格自由地诠释和演奏BACH的作品。

巴赫作品解析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弹BACH。不论它有多么自由,但每一部作品的感情基调都是固定的。打个比方,《平均律钢琴集》第一卷PRELUDE No.12,首先它的调性(in f minor)就已经决定了——这是一首伤感的作品,乍一听只不过是一句句的分解和弦,但可以听到从背景里传来的满溢悲愁的哀歌。所以,我们首先得能够知道,要放慢速度,要平心静气,以非常均匀的、清晰的声音来演奏它——这样才有可能达到好的效果。如果我们只把它当作一首普通的指法练习曲,那算是毁了它了。所以要求我们,不论学习还是演奏,都要抓住作品的感情基调,是悲伤的、愉悦的,还是讽刺的、赞赏的?

  可以这么讲,世界上所有的钢琴音乐作品,恐怕要数BACH的最难以学习和演奏了!BEETHOVEN刚到维也纳时,为人们演奏了BACH的《平均律钢琴曲集》,立刻,他就被誉为“键盘乐器大师”了。可见BACH的作品在钢琴音乐上有着怎样的地位。初学BACH时,很多人都会误以为BACH是很简单的,不过是一些简单的音符,而且速度又何等的慢。我想,这些人原先没有接触过复调作品,才会有这种感觉的。他们可能早已把BACH当成了一个优秀的主调音乐作曲家。

  最先接触的可能是他的《二、三声部创意曲集》,这可能是BACH最简单最基础的复调作品了。首先从二声部创意曲开始学起,这时我们就要开始注意到它已经与主调音乐有所不同了。要懂得什么是主题(主句)、对题(对句)和答题(答句),并能够很好地区分它们。然后才开始学习并演奏它们。这时,你就要注意到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了。其实,在你认识复调作品之后,这些技术问题就已经存在了。BACH作品的技术性问题大概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 - 手指触键一定要干净,要有好听的“金属声”,一定要铿锵有力。

  2 - 要能够很好地做到连奏(legato),均匀地、清晰地弹出每一乐句。

  3 - 让句子唱起来!你在心里唱,它在琴上唱。使乐句赋有歌唱性。

  4 - 每一声部清晰地体现!

  我想,这是每一个学习BACH的人所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能力。然后才谈得上演奏,才谈得上风格问题。

  不过至于第2点,我本来不打算把这一点加进去的——很多人认为,BACH是为古钢琴写音乐的,所以根据古钢琴声音的特性,一定要用legato才行——确实,我承认用legato是为了在现代钢琴上体现古钢琴的某种特性,但是使用绝对的legato就很难以体现那种铿锵有力的声音了。我知道,很多人一定反对这种说法。他们见到我这种说法肯定会忍不住破口大骂的。我有时也在矛盾当中——究竟用legato,还是不用?我想,这就涉及到个人的理解问题上来了。GOULD在演奏《平均律》第一卷FUGUE No.1时,几乎全部都是non legato的,这样演奏的效果是:我们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每一个单音——即使它是四声部的,可以感受到键盘乐器特有的“力量”,甚至有在听古钢琴演奏时的感觉——音质的清晰、铿锵、悦耳。再去欣赏RICHTER版本时,就会是另外一番不同的感受:可以体验到古钢琴特有的性质——由于没有制音器的“干扰”,每一个单音都可以持续很长时间,所以会给人一种很“连续”的感觉。总之,很难说,legato或non legato是对还是 错。所以说,见仁见智,不要人云亦云,自己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不要怕别人怎么评价你。 BACH的作品难以演奏,这主要是说如何使每一声部清晰地体现。即便是二声部创意曲,它也要比一些主调作品复杂得多,这要求你的两手的协调性很好,不能去做撇脚先生,不能仅仅注意到左手或右手。每一声部进入乐曲时都应该予以足够的重视,并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这样使得每一声部错落有致地结合在一起,互不发生冲突。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确是相当的难!二声部作品还好说,要是三声部怎么办?四声部呢?有时甚至还有五声部FUGUE。而我们只有两只手,而且是演奏一件乐器,要做到每个声部都听的清楚,实在是太难了。在这样的多声部作品中,双音或和弦是少不了的,但通常情况下,绝不可以让双音或和弦中的每一个音都具有相同的音色、音量— —每一个音都是一个独立的声部,要有声部的体现,给人以立体感!所以,要多多练习相关的练习曲,或针对单独的复调作品直接进行练习——耳朵一定要好使,会听,要有极其敏锐的声音分辨能力才行,把速度降到能够弹好为止。当然,我还是建议大家去练一些枯燥乏味的和弦练习,让和弦中的每一个音有互不相同的音量。我很想把一些练习的乐谱加到文章里来,以便能更好地说明练习的方法。可是时间有限,以后再说吧。

  我觉得,演奏BACH像是在盖房子,或是一座高大的建筑。每一句话就是一块砖,主题出现了,还没有走,对题又出现了......就这样,一句叠着一句,总能给人一种建筑的美感。不仅有横向的东西,还有纵向的东西。在听BACH时,我们就不仅仅能看到一条缓缓流动着的溪水,还能看到溪两边宏伟的建筑,这也正是BACH作品的、也是复调音乐的艺术魅力。

  要学会让钢琴“歌唱”,这是学习任何作品的一个基本宗旨。不懂得让钢琴怎么歌唱,你就无法演奏它,弹出来的东西就不成句子,不成段落,更谈不上能给人以整体感。所以,要先学会用嘴把这首曲子唱出来,然后才开始弹,弹的时候也要在心里唱,甚至可以继续唱出声音来,为的就是能够调动手的积极性,让它们“听从”你的指挥,让钢琴发出“歌声”!

  另外,我想说一下BACH中的断奏(staccato)。可以很肯定地说,在BARPQUE的作品里,绝没有像现在这样清脆悦耳的staccato。由于过去的琴没有制音器,弹下去一个音,即便很快地抬起手来(弹奏手法和现在的

  staccato一样),也不可能听到那种斩钉截铁的声音,声音往往要有一段时间的持续,才会逐渐地消失。所以在现代钢琴上演奏BACH,就绝对不能像弹现代作品时那样弹奏staccato,而要主动地在钢琴上持续一下,才抬起手来。

  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BACH时期的Allegro在现代相当与什么速度?那Presto呢?在HANDEL的 Organ Concerto No.5 in F Major Op.4.5中,第四乐章是Presto,而事实上,以现在的速度来与它比较,它的速度还不够现在的Allegro。不仅仅是这首作品,其它的同期作品也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想:BARPQUE作品标记的速度比现在有同样标记的速度要慢一些。究竟是为什么会这样,我不得而知。可能是因为当时乐器的缘故,也很可能是当时社会的文化所造成的——很抱歉,我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BACH的音乐没有答案。我们想学好它,就一定得有自己的独特的见解,还得能够说服众人——即便他们仍持有自己的观点,但也不否认你的观点。如果真要找一部所谓“权威”版本的话,我想:倒不如去找找那位弹古钢琴的老太太——Wanda Landowska演绎的版本。毕竟,她是用古钢琴弹的,总比现代钢琴更能充分有说服力地表现BACH。

琴友钢琴陪练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