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8成的琴童因为钢琴陪练问题而学习效果不佳
当前位置: 钢琴首页 > 钢琴教程 > > 正文

一、钢琴学习方法四宝——林振刚《论钢琴学习》

作者:林振刚 来源:琴友网 浏览: 添加日期:2010-10-23  琴童必备:“琴友钢琴陪练笔

  钢琴学习犹如大海行舟,在那漫无边际的大海上,何日能抵达彼岸?确实心中有数者甚少。但凭着对弹琴的一种自豪,对前途的一种遐想,对成为郎朗、李云迪的憧憬,当然也有对父母催逼下学习的一种无奈,在充满矛盾的钢琴之路上,一步步坚持下去。走遍祖国的天南海北,漫步在城乡的大街小巷,你随时都可以聆听到悦耳的钢琴声。
  本文旨在从钢琴学习方法一题中,发表己见,力求给摇曳的小船扶上一把,免其覆舟; 给踏步不前的琴声注以活力,增其信心。
  本章仅介绍最主要的四种钢琴学习方法。
  
  1.
  这里的“慢”主要指用比规定明显慢的速度来弹奏。它往往用在曲目的练习阶段。慢练在钢琴教师的教学术语中也是脱口而出,因而学生听后常当耳边风甚至不予理睬。但慢练能使弹奏在浮躁时得到静心,在疲惫时寻得休憩,在困难久攻不下时获得时机迂回。
  波兰著名钢琴家、教育家和作曲家约瑟夫·霍夫曼曾指出:“在快速重复弹奏复杂的音型时,一些细小的失误和缺陷(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粗糙的弹奏)往往被我们忽略。我们快速弹奏的次数越多,这些缺点的数量越多,它们最终将导致演奏者对音乐画面的完全扭曲。还会使手指运动的神经冲动开始变得犹豫不决,然后越来越弱直到手指发黏为止。”霍夫曼的这番话决不是危言耸听,他是在警告一些一味追求快的琴手,勿为此而断送自己的前程。其实在我们周围霍夫曼警告的那些人是大有人在,他们认为技巧就是弹快、弹强——图个过瘾,这样诸多毛病就会因快而滋生。霍夫曼建议:“这些人应该立刻重新开始慢速弹奏,尤其是应该清楚地、仔细地、慢慢地弹奏那些不容易弹奏的片断,直到正确的重复弹奏的次数达到相当数量为止,以便从自己的头脑中清除那些被扭曲的音乐画面。”
  德国著名钢琴教育家卡尔·莱默尔也在《现代钢琴演奏技巧》一书中指出:“如果在弹奏过程中出现错误,那么头脑中的画面自然会留下错误的烙印。因此这一画面经过修正而使其完善,这一过程往往费时又费力。”
  钢琴演奏是以形象思维为手段产生的艺术作品,它的特点是:在形象思维过程中,一切错误的弹奏和粗糙的弹奏都会加深错误的形象,也就是霍夫曼和莱默尔所描述的扭曲的画面在大脑中扎根。要清除这扭曲的画面必须迅速重建正确的形象思维,进行正确地细致地弹奏。此时被加深、加固的扭曲画面也不会断然消失,还会在一定时间在大脑中和正确形象发生矛盾、冲突。如何在钢琴演奏中找到并坚持正确的形象思维及正确的钢琴弹奏呢?当然只有在“慢”字上做文章、下工夫了。综上我们可以看到“慢练”是正确弹奏的源头,“慢练”是清扫弹奏中垃圾的良药。
  苏联的钢琴教学中是非常强调慢练的。如著名钢琴家雅科夫·弗莱尔认为:“慢速弹奏法犹如钟表匠手中的放大镜,它可以使练习一部作品的音乐家更仔细地看和听他们所弹的音乐,并能深入浸润作品中的每个细节和组成部分之中,从而完全知道并掌握这部作品。”另一位著名钢琴家格里高里·科岗指出:“缺乏慢练演奏法的支撑,就无法演奏技术和技巧艰难复杂的作品,就如同不打地基就无法建高楼一样。”他要求钢琴家们:“除了要用较慢的速度弹奏同一部作品(或弹奏其中的某些片段),同时还要一遍比一遍速度更慢,直到他们能以最慢的速度弹奏为止。”同时还认为:“钢琴家如果做不到这点,就相当于一枚假币(不是真正的钢琴家),不能相信他的演奏技术和技巧,因为他的技术和技巧实际上是建立在河滩上的。”
  我认为:以上钢琴家的看法都有它的合理性和普遍性。的确慢练就好比是放大镜,好比是盖楼的基础。慢练不但在视谱阶段需要,在其他需要提高弹奏质量甚至在即将上台演出前都离不开它。如意大利钢琴家布佐尼,波兰钢琴家戈多夫斯基在演出前一次又一次慢慢地又仔细地对演出曲目进行审查和校对。
  但对“慢练”也不能强调过头,在钢琴弹奏上,毕竟还有一批钢琴天才、视谱能手,他们无需在慢练的辅佐下登上艺术的高峰,如奥地利著名钢琴家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他从不用慢练速度练一首乐曲,他认为练一首乐曲而不按照适合音乐的真正速度弹会酿成错误,为此在他着手练一首乐曲时总要按原速进行。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风格正确;又如世界上家喻户晓的钢琴大师鲁宾斯坦,当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竟说不出曲子是怎样练好的,他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本能,在一种不知不觉的潜能状态下练就的;又如著名俄籍美国钢琴家亚历山大·斯洛波蒂亚尼克,他被人称为天才钢琴家,技巧对他来说已如同手中玩物一般。在谈到如何练琴时,他说:“我练琴时多半是一遍一遍地从头到尾练,例如哪儿出点差错,我就在哪儿重复一下。”他们说的和弹的都是那么轻松,轻而易举,好在世界上钢琴天才毕竟是少数,不然钢琴练习大道可要大翻盘!让那些钟情、实在的练琴者无所适从。
  还有更有趣的是美国著名钢琴家约翰·布朗宁,在他练琴的法典上既不提倡快速,也不要求慢速,而是主导中速。乍看,他好像别出心裁走一条中庸之道,其实不然,布朗宁是认为中速最难控制,最难弹。因为快速容易粗略、遗漏,慢速又易滞缓、乏味,而中速他觉得能以弥补二者缺失的面目出现,它更能使弹奏者的练琴思想保持高度集中。过去,我曾带比赛学生在赛前请教中央音乐学院著名钢琴教育家李其芳,她总是让我的学生中速弹奏。此时我的学生的弹奏缺点就会一一暴露无遗,学生也会时而回过头去朝我做个苦脸表示难弹和无奈,需要我给予援救。其实中速弹奏也是一个好方法,可以尽可能地暴露缺点,我认为:随着学生学习钢琴的程度逐步提高,不妨用不同速度来练琴,这更能增加练琴的趣味及效果。但慢练仍是练琴的基本功,弹琴者必须掌握它并时时运用它
  现在,大家都愿打起慢练的旗号,问题是真货有,水货也不少,有的练几小节慢速就缺乏耐性了,我们把这现象叫“蜻蜓点水”;有的开始弹慢速,往后就越弹越快了,我们把这现象叫“后来居上”;更有的根本就在弹快速,自喻却一直在慢练,我们把这现象叫“张冠李戴”。须知:慢练不是谁都能沾边的,这需要一种静态的修养和克服错误惯性的意志力。


琴友钢琴陪练笔